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心灵 > 恶有恶报

恶有恶报

作者:康来昌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7-17 11:32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莎士比亚有一齣剧 “Measure for Measure” ,梁实秋先生的翻译是《恶有恶报》(其他翻译:一报还一报、量罪记),意思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什麽量还什麽量。这是一齣喜剧。下面我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会把我对圣经的一些观点放进去。我不知道这裡有没有学文学或者学文的,因为这一年我要用很多的我希望比较深入的、有深度的一些故事,来讲圣经裡的正义的观点。其实不止是正义,还有自由、爱,这些我都会提一下。

我才疏学浅,但是我看了就觉得: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是我看到的、我觉得可能在人间最有深度、广度、最认识人心的一个作家。比他的同乡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或者是俄国人托尔斯泰(Leo Tolstoy),或者是我们知道的一些有名的大作家,我觉得他更深入。以前我不觉得,但是现在我觉得圣经是神的话。我们看圣经,很多时候觉得肤浅、不够深入,甚至很多错误,不够精彩。我现在越看越觉得圣经讲的才是绝对正确,而且是深入的。当然我看的很不完全,我等一下就会提到我在看莎士比亚的时候,他一些遗漏的地方。

公爵试探代理公爵

“Measure for Measure”,是说维也纳公爵他想要假装出城一下,或者是出他所管理的地方。他出城的时候,其实他没有真的出城,他又装成一个修士。这是中世纪的背景,中世纪一般来讲,有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修士或者神父,或者我们今天讲的牧师,权力可以大到任何人都要听他的。因为在以前,尤其是中世纪的有些时候,教会的权威是比政zh i的权威──国王、皇帝、将军都要大很多。不要讲教皇了,就是一个小小的教士都可以有很大的权威。这我们看这故事的时候要了解。

公爵外出,他其实不是真的外出,他是要在外出的时候装成一个修士,然后回维也纳看看百姓对他的代理人反应如何。当然也想要了解一下,他自己在管理维也纳的时候管理得好不好。这个公爵是相当聪明和慈爱的人,他假装要出去,然后回来看看他的代理人是不是真的可以信赖。

当然这也都有一点叫人难过。各位,我们都可以绝对信赖任何一个人吗?我想不行。包括我不觉得我太太完全信任我。对不起,我不是要破坏任何人的婚姻。人承受不了这样的信任,因为我们实在很软弱、很脆弱。所以,我们在看到自己罪恶的时候,我们就感谢主,神给我们这麽大的恩典。

公爵觉得他选的这个代理人,将来可能是他的接班人,他觉得他很好,很正直。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他假装出去再回来。我也想到,当公爵这样做的时候,对不对呢?我曾经听过一个姐妹讲,说她以前好天真,交男朋友谈恋爱的时候什麽都不懂。后来有个姐姐,就是属灵的长辈或者年纪大一点,就跟她说,你跟这个男孩子在一起,你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很体贴,那你就要考验他一下。下一次下雨的时候,你跟他一起出去,你就故意不要带伞。或者下一次天气很冷,你故意不要穿很多衣服,看他会不会说:「哎呀!很冷的天,你穿得不够!」如果这样,就是一个体贴的人;如果就煳里煳涂出去,也不管你,他就自己打自己的伞,自己加自己的夹克,都不会考虑你的话,这不好。你要假装穿少一点,然后看他会不会注意你。后来我就跟这姐妹讲,圣经上讲:「不可试探主你的上帝」,这样的试探不一定很对的。

我不敢说一定不对,因为圣经裡面试探这个用法,其实比我们想的要丰富很多。但是假如我可以有一个完全相反的想法,就是我常常会觉得,如果你跟一个学工的、比较直的人在一起,可能他就直来直去,他不会像花花公子型很体贴你,你稍微皱个眉头,他都知道你在想什麽;你稍微看个东西多看一眼,晚上那个东西就快递送到你家裡。很体贴,我倒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可能是花花公子型的。一个男生看起来呆呆的,不会替女朋友想的,也许是反应出他的忠厚老实。很多事情不是像我们想得那麽简单。我们看事情,很多时候都有不同的层面。一个基督徒能够更谦卑地看是很好的。

这公爵假装出去,结果化妆成修士回来。我不敢说这样一定是对的。在莎士比亚的剧裡,他是一个完全对的形象。我想到圣经在讲人的时候,就比莎士比亚讲的要真实、而且有深度多了。不过莎士比亚已经算人间我觉得最好的。公爵请的代理人是一个年轻人,叫安奇罗(Angelo),这个人非常正直。我想你们在看的很多文学作品裡也有正直的人,尤其是道德上正直的人,往往最正直的就是在性上面很有洁癖,安奇罗(Angelo)就是这样的人。

代理公爵立法扫荡色琴、通姦

公爵一出去,安奇罗(Angelo)就要扫荡维也纳的色琴事件,因为他很受不了这事。各位,你也不要太觉得这是噁心或者不对、虚伪。我就举一个例子:在教会裡面,假如一个传道人或者领袖,譬如说他很容易忌妒,甚至A过钱,我都觉得在我们中国的环境裡面,任何的罪好像都可以得赦免,但是一旦犯了淫乱的罪,好像就不能饶恕。好像我们人对淫乱这件事有一个最大的吸引力,但是我们又觉得任何人犯了这个罪,我们是不能原谅的。就好像夫妻之间,如果他乱花钱,把你的钱都花光了,你当然非常火大,然后又花错了,买了一些烂东西或投资错误,很火大、吵架。但是,叫我们很难忘记的是他在性上面得罪过你。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性在人心中的分量中常常占这麽大的重量。

这安奇罗(Angelo)就有这个个性,他非常厌恶性上面的罪恶。维也纳或旧的法律没有,他就立法,现在开始执行:所有的妓院都要关门。我也不太知道台湾现在娼妓是合法,还是不合法?好像陈水扁总统的时候废娼,但是废娼我也知道,有的人觉得更不人道。有的人觉得会把性交易地下化,让娼妓的生计更困难。这些都很难说的。这些我们讲到正义的时候,我都要提一下,因信称义,因为人间不管你怎麽做都会有漏洞的。

安奇罗(Angelo)觉得嫖妓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行为。当然我们也可以想想,我们反对娼妓的理由是什麽?理由是会败坏社会风俗?还是,这对娼妓的身体不够尊重、对女人不够尊重?假如有人觉得乐意做这个行业,那你怎麽说呢?这虽然有点噁心,不过我也要说,包括妓男,不是只有妓女。弟兄们可以动一下脑筋,你是不是觉得作妓男是梦寐难求的好职业?对不起,开玩笑的。

安奇罗(Angelo)要废掉娼妓,但这跟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还没有很多关係。他又把一条古老的律法拿出来,说这一定要遵行的,就是凡是男女通姦,男人一定处死,女人要终身受羞辱。可能就像霍桑写的小说《红字》一样,烙个A(Adultery)的印记在她身上。我不晓得,反正法律是女人要不杀,但终生受羞辱。因为当时发现通姦很多情形就是怀孕了,杀婴或堕胎在当时更不允许,所以一定要允许她生下来,也要有母亲照顾,所以是可以不死,但是要受羞辱。

一对订了婚的夫妻婚前通姦

有一对很好的男女,男孩子叫克劳迪奥(Claudio),相当的好,女孩子叫茱丽叶(Juliet)。不是罗密欧与茱丽叶裡的那个茱丽叶。他们是未婚夫妻,已经订婚了。但是就在这法律颁布,重新强制执行的时候,他们有了性关係,茱丽叶(Juliet)怀孕了。这当然很明显,警察就把克劳迪奥(Claudio)捉起来,要处死。只剩几天的时间,克劳迪奥(Claudio)很难过,他的朋友就说,新代理的公爵很凶,但是你姐姐的口才很好,也很爱你的,你让你姐姐去求情。他姐姐那时候正是当时维也纳也很有名,或者说德行很有名的圣女,很圣洁,常常住在修道院裡苦修。克劳迪奥(Claudio)就跟他姐姐伊莎贝拉(Isabella)说,请姐姐向安奇罗(Angelo)求情,免一个死。

法律的神圣不是建立在立法者或执法者的道德,也不因为人的不遵守就该废掉

对话裡面就有一些精彩的。伊莎贝拉(Isabella)到安奇罗(Angelo)那边求情的时候,她说:「我的弟弟和我的弟妹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也订婚了。我自己是一个喜欢圣洁生活的人,常常到修道院清修。我自己也很圣洁,也很厌恶这种罪。但是年轻人犯这罪就要处死,这太难了。请代理人宽大一下。」代理人安奇罗(Angelo)就说:「这不可能,法律不能成为稻草人。」稻草人是什麽?稻草人就是站在那裡吓鸟,但是没有真正的功效。稻草人不会真的捉鸟,不会真的吓鸟。刚开始吓一吓,到最后稻草人就变成鸟站在它的头上。「我们的法律一定要执行。维也纳的社会风气已经很坏了。」

他好像也知道伊莎贝拉(Isabella)要讲什麽。伊莎贝拉(Isabella)的确要说这个,她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下句几乎要说:「安奇罗(Angelo)你自己没有动过这个念头吗?你自己能保证不犯这个错吗?」安奇罗(Angelo)就说:「对!你弟弟可能道德、行为都很好,但他的确犯了这个罪。对!他的陪审团员裡面可能也会有人犯姦淫,但我们不能因为审判者道德不好,就说你不能定我的罪。」

各位,你应该马上想到在约翰福音第8章,那行淫时被拿的妇人。大家看这一段圣经,记得最熟的就是:「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但是耶稣讲这个话的意思,绝不像后代的人那样引用。后代人在引用的时候,就等于是法律,只要你没有做到,你就不能责备别人。在心理上我们会这样想,可是这是不能成立的。警察断不能因为他也超过车、超过速,然后就对其他超速的人不罚。老师断不能因为我以前读书也作过弊,所以我现在不能捉作弊的学生。甚至一个抽烟的爸爸不能因为自己抽烟,就不可以劝儿子:「儿啊!不要抽烟。」各位,这你们要想清楚。因为对就是对,不管是谁说的。一个流氓或一个小偷说「不可偷盗」,并不影响不可偷盗这事的正确性,不可偷盗还是对的。只是,说的人自己也在犯这罪,他的说服力会比较低一点而已。但是法律的公正和严厉,不应该是司法官或立法官的道德好不好、遵不遵守,就说这条法律该不该废掉。

我在学校参加过一个辩论会,「上课要不要有点名的制度」。那还用说吗?学生都说不要有点名制度。理由是什麽呢?理由是老师也不喜欢被点名。可是你不喜欢被点名不等于这个制度一定错。我没有说点名制度对或错;我只是说一个制度的对或错,跟有多少人遵守,就好像不可以作弊,不可以姦淫,不可以杀人没有关係──尤其我们基督教讲的,包括我们心理都不可以犯这个罪──不因为没有人能遵守,不因为人间的立法者、司法者没有遵守,这条法律就一定要废掉。

这是法理学的事情:到底法律有效的理由在那裡?安奇罗(Angelo)也讲一句话:「不能因为陪审团裡面有人可能犯了这个罪,你弟弟就可以不被定这个罪。」要不然整个社会就会官官相护或者罪罪相护。你也犯过,我也犯过,他也犯过,好了,那我们就不要再有法律,那不是更天下大乱吗?所以,安奇罗(Angelo)这句话说得很对。他说:「不能够因为别人有罪,他就不能定你弟弟有罪。」然后他说了:「我不会犯这个罪的,但如果我将来犯了,我也一定要被处死的。」

但是莎士比亚也很会想。因为这位伊莎贝拉(Isabella)也是女主角,是很圣洁的女人,很敬虔的。当然用我们男生讲的话,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生就是很死相的女生。我们那年代的男生会说,她是闷骚,外面看起来很圣洁,裡面骚得不得了。对不起了!我不知道女人的心理想什麽。伊莎贝拉(Isabella)要来帮弟弟讲这话是有点困难的,因为她很恨恶这种罪恶,但是她又很爱她弟弟,本来是很勉强的求情,后来就越讲越激动。她说:「代理公爵,我会贿赂你。」代理公爵安奇罗(Angelo)很正义的说:「你要贿赂我?」她说:「没有犯罪,我的贿赂就是,我会以一个圣女的祷告,不断地求上帝祝福你,这就是我的贿赂。」当然这是一个很正直的称讚。安奇罗(Angelo)好像有一点被说动了,后来就说:「你明天早上再来找我,我要想一想是不是要饶了你的弟弟。」

各位,你们应该猜得到吧!当伊莎贝拉(Isabella)一退出来,安奇罗(Angelo)有一段独白说:「这是怎麽回事?是她的错,还是我的错?诱惑者的错比较大?还是被诱惑者的错比较大?怎麽回事?我现在爱上她了!」那个爱当然是很强烈的情欲的爱。这都是莎士比亚很深刻的话,「我不知道答桉是什麽。难道贞洁的女人比放荡的妇人更能引起男人的情欲吗?」

我小的时候,没什麽色琴小说;或说有,我也不知道。我们讲最鸳鸯蝴蝶派的。你们念中国文学史或者是中国近代文学史,或台湾文学史可能会提到,在五四以后有个鸳鸯蝴蝶派,好像也叫礼拜六派,星期六放假,轻鬆一点。中国大陆有一个作家冯玉奇,他到台湾也是很跟得上市场的,就化了一个名叫做金杏枝,他是个男人,我也不知道他为什麽取这个名字。中国的诗裡「一枝红杏出牆外」,那是不好的意思。反正金杏枝有一点像台湾本地的人的样子,他写了很多言情小说,都没有色琴。那时候,五十年前了,不允许色琴刊物。我记得有一本小说就是讲个小女孩13、14岁的时候就被卖到酒家。她自诉,说有次一个醉酒的客人要强暴她,但是另外一个酒家女要救她,就用很妩媚的姿态和言语来引诱要强暴这小女孩的男人。我还记得那一段,她引诱以后,那个喝醉酒的男人就跟这位成熟的女人跑掉了,就从她身上找到发洩。我不知道莎士比亚这句话「贞洁的女人比放荡的女人更能引起我们的情欲吗?」对吗?

安奇罗(Angelo)就「呸!呸!呸!安奇罗(Angelo),你要干什麽?你是什麽人?你是因为她有这麽好的美德,你就想要玷污她吗?」当伊莎贝拉(Isabella)恳求他饶了她弟弟时的那种楚楚动人,一枝梨花春带雨,「我会为你祷告,请你发慈悲。」那每个动作看起来都比那色琴影片的下流女人更打动安奇罗(Angelo)的心。然后她说,让她弟弟活下去。安奇罗(Angelo)的独白就是:「法官自己偷,贼也有权力去窃盗,难道我爱上了她吗?」我也不太知道中世纪的时候或莎士比亚的时候,用这个「爱」字跟现在这麽近。我常常讲到,尤其我们基督教、教会裡面讲爱,多多少少还是比较圣洁的。可是我不知道在莎士比亚裡面讲爱,好像一定跟性连在一起。

「难道我爱上了她吗?我想再听她说话,我想再看她的美貌,我现在梦想的是什麽?」然后他说:「好狡滑的敌人(这是指魔鬼)!为了陷害一个圣徒(是指他自己),竟用另外一个圣徒来引诱!好狡滑的魔鬼,好狡滑的敌人,使我们在爱慕美德的时候犯罪。」爱慕美德就是安奇罗(Angelo)要持守法律,想要很公正的执法,要让维也纳的社会风气好一点。但是一个年轻人犯了法,结果他美貌、圣洁、楚楚动人的姐姐,很可怜又很同情的来祈求安奇罗(Angelo)的时候,居然让安奇罗(Angelo)犯罪了。各位,这也不稀奇。我们作牧师在讲道的时候犯罪也是很平常的。我们希望能吸引到别人的注意。一场研讨会有四个讲员,我希望自己是这四个裡最受欢迎的,我讲的时候底下的人都全神贯注,那种引诱是很大的。我根本不应该这样想;我们一起在服事上帝,希望大家都能得到上帝的恩宠,怎麽就变得那麽自私呢?在很圣洁的情形下被引诱,这是很可能的。魔鬼的厉害也在这裡。

「那是最危险的诱惑,娼妇全部的风骚,包括天生的魅力和人为的手段,都不曾打动我的心。但这位善良的淑女把我完全制服了。从前看到男人为女人倾倒、发神经,我就发笑,认为那是莫名其妙,现在我明白了。」各位,这也是莎士比亚写得好的地方。你明白了,却不是合理的一个恋爱,而是这个女人的身体引诱他。

我可以继续想下去,我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这样:如果这个代理公爵安奇罗(Angelo)爱上了伊莎贝拉(Isabella),伊莎贝拉(Isabella)和他都没有结婚,他要正当的去追求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就有些困难了,这又是我们在生活中碰到的,本来不是困难现在是困难了。因为现在伊莎贝拉(Isabella)有求于安奇罗(Angelo),如果现在安奇罗(Angelo)说我们今天晚上就去约会交朋友吧!虽没有讲到性,但那个动机比较不纯,是很麻烦的。我再一次说,这些我们都要想到因信称义。人的行为按着律法,不可能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的,因为总有一些偏差;这些偏差有的时候是过,有的时候是不及。

上帝以义的代替不义的,是合法的慈悲?还是违法的赎罪?

第二天伊莎贝拉(Isabella)来找他。安奇罗(Angelo)先是很严厉的说,克劳迪奥(Claudio)一定要处死,因为法律神圣不可侵犯。安奇罗(Angelo)很婉转的讲了半天,伊莎贝拉(Isabella)也觉得没有希望了。安奇罗(Angelo)最后说:「但是如果有一个有力的人士」,他话转了又转,伊莎贝拉(Isabella)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故意装傻,安奇罗(Angelo)最后就直接讲:「如果你能把你的肉体供献给这个假想中的人让你弟弟不死,你愿不愿意?」

各位,你们想你们愿不愿意?伊莎贝拉(Isabella)讲得很好,她说:「我愿意为我弟弟做很多的事,做一切的事,包括为他死。不过我就算死,我也不愿意我的身体受到玷污。」也就是说不。安奇罗(Angelo)说:「那你弟弟只好死了!」伊莎贝拉(Isabella)说:「这也没有办法了!宁可让我弟弟死一次,也不愿意让一个姐姐为了救他,而犯一次的罪,以至于她一辈子痛苦。」

安奇罗(Angelo)又问了,这句话也很妙,「那你不是很残忍吗?你明明可以救你弟弟的。」事实上如果照金瓶梅那种下流的讲法,你可以救两个男人,一个是救那慾火攻心的人,一个是救那快要被砍头的人。对不起,如果我们再讲下流一点,而且妳自己也可以满快乐的。

「你现在不愿意,你不是跟你痛斥的那个判决书一样的残忍吗?」莎士比亚的警句、名句就在这裡,伊莎贝拉(Isabella)说:「卑鄙的讨饶与慷慨的赦罪,截然不同;合法的慈悲与违法的赎罪,毫无近似之处。」这一点就是我每次讲到,这些都要跟因信称义有关係,都要跟耶稣的死有关係。「合法的慈悲」与「违法的赎罪」,当上帝以义的代替不义的,是合法的慈悲?还是违法的赎罪?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想的!这也不是我在这堂课上可以马上解决的。我们现在是在讲神学,也同样在讲文学上的事,就是我们生活中也会碰到的艰难。

其实在台湾的历史上也有这样的事,我就提一下。这说起来很丢脸,不过说一下。台湾以前有一个军法局长叫包启黄。现在看历史都不知道到底真相如何,听说这个人坏透了,他后来被q b了。这差不多是六十年前的事了,可能比我刚刚讲的金杏枝还更早一点的时候。包启黄是军法局长,权重官大,根本不可能有人动他的,他被q b,是老蒋总统下命令的。这是我在传记文学看到的。怎麽被q b了呢?就是有一个人被判罪要处死刑,这个被判死刑的妻子就去求包启黄,要贿赂他。包启黄不但要了钱,后来也要了人,就是要陪睡。人和钱都拿到了,犯人还是被q b了。那个老婆当然就喊冤,也陪睡,也送了金条,结果竟是如此。当时科学也不够发达,没有办法找证据,包启黄声望也很高。后来有人出主意说:「你这只有找总统,但你一个小人物怎麽可能见到蒋总统?」各位,那个时候可不是现在,那儿那麽简单,还可以丢鞋子。只有一个情形,那时候台北中华路还有铁路平交道的栏杆,总统的车子一般都不受任何的拦阻,但是铁路栏杆放下来的时候还是要停下来。「就趁那栏杆下来,等火车过去的时候,就跟包青天那时候一样,你就跪在总统车子面前喊:『有冤!』然后我们就替你想办法。」这是有人出的主意。总统知道这件事后就大怒,然后包启黄就被q b了。不过我后来又看到一本书说,这是军法局裡,甚至是情治单位裡的内斗,是有人要整包启黄,根本不是我们所想的要伸冤。我只是在说,人间的确有这种事,就是我们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死亡的可怕

现在伊莎贝拉(Isabella)是拒绝的,那克劳迪奥(Claudio)就非死不可。伊莎贝拉(Isabella)就回去探监找她弟弟,也有一段话满好的──她劝她弟弟「要从容就死,因为你是犯了罪。虽然这执行是很严厉的,虽然过去一直都没有执行,只是现在公爵外出,代理人就特别严厉。你以身试法,倒楣碰上。」她劝她弟弟不要怕,她就问她弟弟:「弟弟,你要说什麽?」下面这段对话也很好,她弟弟就说:「死亡是很可怕的。」伊莎贝拉(Isabella)就回他说:「羞耻的生活是可恨的。」她弟弟说:「是啊!」

下面是莎士比亚诸多描述死的一段很有名的文学论述──「可是一死,我们不知道走到那裡去。将冷得躺在那裡然后腐朽。这裡有感觉的温暧。活活泼泼的生命就要变成一块烂泥巴,这习于安乐的灵魂就要沉沦到一片火海裡面,或者是住在冰天雪地寒气凛人的地方(这是但丁神曲的部份),被无情的狂风所捲起,绕着这世界被吹颳得团团转,可能有比我们胡思乱想在地狱裡呻吟哀号更可怕的遭遇。这太可怕了!最令人厌恶的城市生活,纵然受着衰老、病痛、贫穷、监禁的煎熬,比起死亡的恐怖,也是天堂了!」我不知道你同不同意这句话,我不知道你怕不怕死。我们只能说,如果你没有上帝的话,生和死都很恐怖。我们活着,尤其现在忧鬱症的人这麽多、自杀的人这麽多,活着很痛苦,但死也很可怕。

两个代替

伊莎贝拉(Isabella)说:「你还是要准备要死」,因为她拒绝。这些对话发生在监-/ y u裡面,假装已经出去的公爵现在化妆成修士。修士是任何地方都可以去的,包括监-/ y u裡面。公爵要求狱卒让他听他们的谈话,当然公爵就知道原来安奇罗(Angelo)这麽糟糕,也看到克劳迪奥(Claudio)非死不可。他以修士的身份跟伊莎贝拉(Isabella)讲话,他说:「我跟妳讲,有个办法可以救妳的弟弟。」伊莎贝拉(Isabella)当然非常尊重修士或是教士,但她说:「我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身体。」他说:「妳不必出卖妳的身体。我跟妳讲有一件事情,因为我是安奇罗(Angelo)的告解神父,所以我知道这个事。安奇罗(Angelo)犯了一件很大的错误,他跟一个女孩子订婚了,她所有的财产都在一艘船上,结果在结婚前夕(这跟威尼斯商人有点像)船沉了,一切都没有了。当那船沉的消息传来以后,安奇罗(Angelo)就废掉了婚约,不跟这个女孩子结婚了。所以这个女孩子受到非常大的打击,而且她哥哥也死在那艘船上,她所有的嫁妆财产也都失去了,她的未婚夫也失去了;安奇罗(Angelo)丢弃了她。不过这个女孩子还是非常火热的爱安奇罗(Angelo)。现在为了要救妳弟弟的命,妳去跟这个女孩子玛丽安娜(Mariana)讲,我知道她在哪裡,叫她代妳去赴约。妳先去跟安奇罗(Angelo)讲,我想了以后,我决定同意,但是我们只能在某一个地方会面,要非常快,千万就要放了我的弟弟。然后妳再叫玛丽安娜(Mariana)代妳去赴约。这样,我们不但救了一个婚姻,也救了妳弟弟,也保住了妳的贞洁。」

各位,这应该还不错!伊莎贝拉(Isabella)听了觉得很好,就去跟玛丽安娜(Mariana)讲。我记得莎士比亚在这裡也没有再描述玛丽安娜(Mariana)的反应。各位姐妹,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为难。我不知道你觉得玛丽安娜(Mariana)听到的反应会是什麽?「什麽时候?赶快去!」

反正玛丽安娜(Mariana)就去赴约,当然这都是在黑夜裡面,没有任何人看到,没有任何人知道,事情也很快。各位能猜到,安奇罗(Angelo)跟假装伊莎贝拉(Isabella)的玛丽安娜(Mariana)成就好事以后,下面做的一件事是什麽?他下令把伊莎贝拉(Isabella)的弟弟立刻砍头处死,不认这个帐,跟我刚刚讲的包启黄的情形很像。

我也顺便讲,犯罪的人、邪恶的人,你在犯罪(我说的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如果你不能被上帝拉住的话,可怕的就是你会越犯越多。当然如果你被神拉住,或者你真的也犯罪了,就像大卫一样,真是越犯越多,从淫乱到说谎,到谋杀,到欺骗,越加越多,但是我们总要想到神有恩典,神有拯救,神会拉我们一把。

安奇罗(Angelo)就要把伊莎贝拉(Isabella)的弟弟砍头。在监-/ y u裡面,又是那修士或是神父就跟狱卒讲,不要把他砍头。这当然是故事,刚好有个死囚犯得了重病死了,长得又有点像克劳迪奥(Claudio),所以就把他拿来代替。然后公爵就寄了一封信给整个维也纳城的人,说他要提前回来。他不在的这段期间,如果任何人有冤枉、有委曲,他回来的时候,将在城门,大家都可以来伸冤。安奇罗(Angelo)看到当然很担心,但又觉得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没问题。

真相还原,皆大欢喜

公爵就回来了,安奇罗(Angelo)就迎接他。公爵又也写信给伊莎贝拉(Isabella)和玛丽安娜(Mariana)说:「妳们两个趁公爵回来的时候,在城门口喊冤,公爵会帮你们伸冤的。」结果公爵要进来的时候,她们就喊冤。这是戏,公爵就假装说:「妳们这两人诬告安奇罗(Angelo)。安奇罗(Angelo)是很诚实的,不会做这麽下流这种事。妳们有什麽证据吗?」那个时候也没有什麽IT科技或DNA这些东西,都口说无凭。「把这两个人捉起来、关起来。」然后他对安奇罗(Angelo)说:「这段时间让你辛苦了,我现在要休息一下。」

公爵就下去了,又化妆成那个修士上来。因为大家在对质的时候都说,那个修士建议这个、建议那个,这个修士是个很麻烦的人物。所以修士一上来,安奇罗(Angelo)还有其他几个跟这个事有关的人,就要把他捉起来。你现在差不多都想得到了,修士就把他的面目露出来,然后就对安奇罗(Angelo)说:「我想你是非被处死不可了。」安奇罗(Angelo)也算是有点种,他说:「我非常的羞愧,我最恨恶的罪,我整个惹得维也纳鸡犬不宁的罪就是要取缔任何的淫乱,结果我自己犯了这个罪。我没有话讲,你处死我好了。」

公爵就把玛丽安娜(Mariana)叫来说:「妳是不是跟这个人订过婚?妳现在要不要跟他结婚?」玛丽安娜(Mariana)说:「谢谢!我要跟他结婚。」各位,下面莎士比亚卖个关子,吊一下大家的胃口。玛丽安娜(Mariana)很高兴,公爵就继续说:「你们可以结为夫妻,但是恐怕又不能结为夫妻,因为安奇罗(Angelo)别的事都可以原谅,他玷污了一个女人,又把她的弟弟杀掉,这不可原谅,所以Angelo非处死不可。」各位,你想玛丽安娜(Mariana)会说什麽?玛丽安娜(Mariana)马上跪下来说:「公爵!你不要用一个死丈夫来骗取我的高兴。现在反正克劳迪奥(Claudio)已经处死、没有救了,你还想要再处死我的丈夫吗?」玛丽安娜(Mariana)就请伊莎贝拉(Isabella)也跪下来说:「请你饶恕!」这时候公爵也是吊胃口:「绝不饶恕,他实在太坏了!」伊莎贝拉(Isabella)讲了一段话,她说:「请你原谅他吧!你就假装我弟弟还在世吧!刚才谈话的时候我也会想,他在见到我之前,行为还是很规矩的。所以不要叫他死,饶恕他吧!」

公爵继续吊大家胃口,说这不能饶恕。然后就把狱卒叫来,说:「我叫你处死,你处死了没有?」狱卒说:「那原来要处死的其实没有处死。」「带上来!」带上来,把面罩一摘,就是克劳迪奥(Claudio)。皆大欢喜,克劳迪奥(Claudio)没有死。安奇罗(Angelo)那时候也说了一句话。公爵就说:「现在安奇罗(Angelo)看出他的命是保住了。」

最后各位猜得到吗?玛丽安娜(Mariana)跟安奇罗(Angelo)也结婚了,下面应该还有一个什麽大团圆的?就是公爵向伊莎贝拉(Isabella)求婚,当然他们应该也是结婚了。这求婚,我也不知道伊莎贝拉(Isabella)喜不喜欢。你们底下有人有反应,我也觉得如果说这样的话,他自肥也不对。我不知道伊莎贝拉(Isabella)会不会也喜欢他,因为公爵在整个莎士比亚剧裡面,是一位非常有智慧、仁慈、又非常公义、又非常恰当的让最后一个该死的人都没有死。每一个都得到赦免了,而且有重新做人的机会,所以伊莎贝拉(Isabella)也很可能也很喜欢他。

不过各位,这是一齣剧,我们现在要想到的是现实的生活,我们讲的耶稣的救恩,讲到因信称义,讲到耶稣的代赎,就不是一个故事了,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公爵用各样的方式,让这些疑团可以解决。流血死亡是真实的,耶稣的代赎是真实的,那悲惨是真实的,所以我们在这些事上,了解十字架,了解耶稣为我们的罪死是很重要的。那不是那麽容易了解的,因为无辜的代替有罪的,我们实在怎麽想都很难想得通。

上帝法律的尊严跟上帝本身的绝对善良是一致的

不过我今天要提到的,其实就是我一开始讲的,那比较重要的部分,就是法律的神圣不可侵犯,不是建立在立法者的德行或者立法者的遵守不遵守,也不是建立在执法者的遵守不遵守,法律有本身的尊严。但是如果你讲到上帝的法律,那又不太一样了。

上帝法律的尊严跟上帝本身的绝对善良是一致的。上帝绝没有不善良,绝没有不公义,绝没有不慈爱。不过我们今天听到的问题可能更多。故事的情节,其实我已经儘量简化了,如果你去看《恶有恶报》,裡面还稍微複杂一点的,当然也很好笑就是了,尤其是最后,公爵吊大家胃口那一幕,满好玩的。

我们低头祷告。父天,我们求主恩待,求主拯救你的儿女,求你扶持你的儿女,求你让我们在世上生活的时候,主啊!让我们有敬畏神而有的智慧,让我们有敬畏神、相信神而有的公义,让我们有敬畏神、连于神而有的慈爱,让我们有敬畏神、相信神而得到的称义的恩典。谢谢主。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我们不需要懂,却都懂       下一篇:正确的爱心,方能使人受益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