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疑难问答 > 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作者:更深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8-02 22:10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每次读到牧者们的见证,心中便很受震动,因为所见证的,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而他们所走过的路,也极有借鉴的意义。因此,我们开辟了“教牧分享”这一专栏,冀望有更多的牧者能在此分享自己所走的“天路历程”,以及在牧会中的感受和思考,使得弟兄们可以彼此激励、安慰、劝诫、教导。更深弟兄在这篇文章中,回顾反思了自己事奉十年所走的道路,是怎样从一个逃避圣职、不甘心事奉、热衷于某种泛文化使命的公众关怀的基督徒知识分子,被呼召成为教会的传道人。他因为“对于福音的关注焦点清晰了”,而“对教会的边界也清晰了”,并认识到“教会在神的心意中有如此永恒而且超越的地位”,是“绝对区分于世界的神的国度,虽在地但有属天的根源,是基督救恩的产物”。因此,他改变了原来看重文化使命而轻视圣职的观念,回应了神对他的呼召,愿意奉献自己全时间在教会事奉。他说,是主带领他这样一个曾经以基督教事工的名义爱世界的人,面对了主轻声的询问:“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一、不甘心的事奉

(2002-2008年)

开始讲道

我于1998年听见福音。1999年确信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而重生得救。1999年10月30日夜入北京,住在郊区的一个厂房里,约三个月后开始在三自教会聚会。

大约在2000年,家庭教会的一个阿姨把我带到一个七八个人的小教会聚会,当时聚会的几位弟兄姊妹现在基本上都是传道人了。

约在2002年夏秋,有两位从山西来的农村传道人陈叔叔和叙阿姨在平房里开始一个查经小组,这里也有祷告会。他们邀请我一起带查经。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疫情严重,叔叔阿姨离开北京回家。这时候,我们在一位姊妹的理发店里开始了每天的晨祷,第一天晨祷共有三个人。

非典期间,我们每天坚持晨祷,并建立了主日崇拜,讲约翰福音。那里是打工族聚集区,对面是很脏的厕所和垃圾堆。到了那年秋天,聚会人数增多,一个教会就这样冒险开始了。

约在2002年左右,我有机会在一位弟兄家里看到唐崇荣牧师的希伯来书讲座,使我灵里非常火热,愿意为主燃烧。但当时我对于耶稣基督为我流血这件事,一直没有确据。从2001年初,我开始寻求一个基于真理的确据。整整两年后的2003年7月13日,因为神的怜悯,我认识到神的律法从天上定我的罪,父神对于我的罪的极其恐怖的烈怒,由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所担当,他为我死,使我罪得赦免。那一次,在公交车上,当我真的认识耶稣的血时,有一节经文临到我:“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罗6:5)仿佛罗马书因为这节经文就向我开启。这前后的一段时间,我参考加尔文的《罗马书注释》,认真研读过罗马书的5-8章,因此有数年在教会中传讲罗马书。

那次在公交车上,我向神祷告说:“主啊!请你给我打开传道的门,让我到你要我去的地方传讲耶稣基督的宝血。”此后,我最多的时候同时在四个聚会点或者查经班事奉。那时候没有教会观,哪里有需要就去那里。最多的一次,一个主日我同时在三个教会讲道,而且讲的都是不一样的内容。那是凭着一腔热情蛮干,就是这样。

2003年,我同时参与海淀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的教会的服事,也在前面提到的那个草创的聚会点传道。按照我天然的想法,我更愿意去海淀,因为那里都是年轻人。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回到郊区来,在一群贫穷、以老阿姨为主的群体中事奉。此后我就专心委身这一间教会,并且推掉了其他的事奉。虽然知识分子群体对我更有吸引力,我也时常想投身他们当中事奉,但是神用这群老年的弟兄姊妹保守我,使我在非常不成熟的时候没有到处乱跑,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极不完全伤害更多的人,更没有融入主流有名望的牧者群体中。

逃避事奉的重担

2003至2005年,我的生命在情感方面经历神更深的磨练。这个过程是我更深认识自己的全然败坏、经历在死和复活上与耶稣联合的过程,就是把福音在自己的生命中实在地走一遍。我从这一过程认识到,福音教义首先是外在于我们,要被我们认识的;福音教义也是内在于我们,可以被我们经历的。

我在这段时间的事奉中,非常疲惫。一方面是自己在试炼之中,另一方面是因为教会相当长的时间只有我一个传道人,又是带职事奉,所以时常觉得疲惫不堪。这种疲惫不仅是因为事奉的压力,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不甘心事奉。越不甘心时,人越容易疲惫。

我对事奉不甘心,有一个原因是自己的生命中轻看圣职。我开始服事这群老年人的时候,也是一个著名的出版公司的编辑,此公司以出版知识分子读物为主,因此我阅读了不少具有启蒙思潮及自由精神的著作。在我较深受到人文主义影响的思想里,觉得专职的圣职人员不是正道。强烈的公共关怀,导致我有一种公共情结,觉得非专职传道人更容易为人接受,更能够向公共社会作见证。这样的论调在当时的教会界内并不鲜见。其实,这是一种隐藏的爱世界,至少是试图讨好世界的方式。

神很奇妙。当我不甘心时,他把我摁在事奉的岗位上,没法逃避,因为责任已经交付我了。虽然有很多次想逃避,但是每当感到神的家没有人事奉时,不论自己多么疲惫,出于对主的敬畏,都不敢轻易扔下教会。记得2005年前后我曾经想把教会交给另外一个家庭教会来治理,这事没有成就。我也曾经想让神学院毕业的一位弟兄成为我们的专职传道人,但是他只是暂居此地,对这个教会没有负担。有一次我在讲台上说:“我不是你们的牧者,将来神会兴起其他人来牧养你们。”这位弟兄在聚会后悄悄提醒我:“你就是这个教会的牧者,你不能在讲台上这样说。”从此以后,我虽然不甘心,但是确实不敢这么说了。

2008年,北京的教会面临巨大的压力,心中难免有恐惧。与此同时教会恢复了每一日的晨祷,我靠着几个月的祷告胜过恐惧。这个被恢复的祷告会,坚持到今天,虽然人少,但一直在坚持。同年,有非常成熟的牧者的M教会邀请我们一起开退修会,不少弟兄姊妹经历属灵的复兴。这以后我们教会开始预备成立小组,有一批小组长兴起。但是,直到此时,我自己并没有带领小组的经验。

2005年夏至2008年冬,我在机构事奉与教会事奉之间挣扎。相当强的公共关切影响我委身圣职。然而,我对于上神学院读书有非常深的渴慕。有两三年的时间,我每天早晨在教会里跪下来,首先求主为我预备三四年读书的机会,这个祷告后来蒙主应允。

二、生命的大转向

(2009-2012年)

学习读圣经

2009年,是我生命的大转折,是一个分水岭。这一年我做了一个讲座“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当代知识分子的信仰关切和公共关切”,虽然我还试图在信仰关切与公共关切之间作某种平衡,但是这个讲座标志着我开始彻底脱离泛文化使命取向,开始一个生命的大转向——从注重学术归向以圣经为主,追求灵性与神学的平衡,离开世俗传统归入属灵传统,以教会为安身立命之所,看重她超过世上的一切机构,以及只夸基督十架。

记得有一次我和M教会的主任牧者分享自己是多么渴望读基督教与法律等方面的学术书。这位牧者问我:“你为什么那么渴望读学术书,为什么不多读圣经呢?”这一句话把我点醒。说起来惭愧,虽然我传道已经五六年了,但这时候还没有养成规律的读经习惯。那时候我开始参加M教会的圣经学校,每个月用一个整天学习圣经概论及不同的书卷,每天要读五章圣经,一年把圣经读一遍,因此建立了比较规范的读经习惯。

这个圣经学校有时听到下午时我就会犯困,但是听着听着,我发现自己的生命有一个非常大的转变,那就是我关注的焦点由基督教人文学术转向圣经本身。这个转变是后来我生命一切转变的根基。

上神学院

2009年初,由于教会中小组长不同的生命情形和我自己的软弱,我在事奉上遭遇一些艰难。春节时我在外地有一周时间较深地祷告,每天早晨起来,一直祷告到接近中午。我记得当时自己肩头背负机构和牧会两边的重担,非常沉重,就对神说:“我非常渴望受装备,但是我在公司上有这么大的重担,在教会中又有这么大的重担。”当时我灵里得到一个清楚的感动:“公司也可以放下来,教会也可以放下来,你上山到我这里来。”而且这心里面的感动非常清楚,就是去某神学院读书。我回来以后,一报考这个神学院,果然被录取了。考虑到我特殊的情况,学校允许我做一个走读生。据悉,我是这个学校最后一个走读生。

在神学院的开学典礼上。我看到这个神学院的历史,特别是为主奉献生命的前辈师长的见证,一直流泪。开学典礼上有师生对话的环节,我问一位老师:“学术研究与教会事奉有什么样的关系?”这位老师的回答让我铭记在心:“好的学术研究都是为了教会,是教会事奉把我救活了,我现在没有牧养教会,就觉得自己没有力量。”这个回答解决了我多年的一块心病,就是觉得教会事奉是非常费时间的,教会事奉使我没有时间做学术研究。而老师的回答,使我进一步确定了教会事奉的重要性。那一次开学典礼后,我开始认真思考是否应该专心做传道人。

当时在神学院的小楼上,面对黎明或者黄昏的天空,我天天默想约翰福音21:15,主耶稣问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我们不能专心投身牧养群羊,是因为我们爱“这些”比爱主更深。

现在回想起来,五年的神学院学习,因为是走读生,业余还有很多服事,所以是同学中学习最落后的;但是总结起来,我在认识和服事上有几个重大的转变。

1圣经

据说我的同学们毕业时总结在神学院学习成果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共识,那就是学会读圣经了,并且开始认识福音了。

在这个神学院,我从师长那里学到的,首先是对于圣经高度的敬重,这种敬重体现在他们对于圣经深入的研究,对于圣经文本的细致分析。因为在课堂上习惯了老师打开一段经文时所经历的惊奇,所以直到现在,面对一段经文时,我有一种屏息静气的习惯。

作为这种训练的成果,我盼望能够成为简朴传讲圣经的人。从去年开始,我每天认真写灵修笔记,已经写完了五卷多。期待这些内容整理后可以成为将来在教会讲解圣经概论的基础。

2福音

五年学习的另一个成果,就是让福音成为所有圣经解释的规范。如果现在让我陈述福音是什么,那么我愿意用一句非常简单的话语作为总结:福音就是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以及他为我们罪人死,又从死里复活。

2012年,在讲解约翰福音3:1-16节的过程中,我第一次深深体会:把讲道时的焦点放在耶稣位格的奥秘以及他所成就的工作上,是讲道中最大的荣耀。

我难以忘记,系统神学的老师在课堂上说:父、子、圣灵有救赎之约;这一切展开为以基督为中心的救赎历史,就是基督的道成肉身和死里复活;救赎历史应用在我们身上就是我们的救恩次序——呼召、悔改、信心、称义、成圣、儿子的名分和得荣耀。他说,教会的荣耀在于传讲救赎历史,它自然会在信徒身上成就救恩次序。

这样,以基督为中心解经的焦点,建立在对圣经文本的高度敬重和细致研究的基础上,关注神的儿子属天的身份,他如何道成肉身,他神人二性一个位格的奥秘,他的顺服和他的义,他替罪的死和苦难,他的埋葬和他的复活,以及他的升高和再来。当这一切以救赎历史的方式展开,我们又因盟约被带入其中时,展现为对于我们无穷的丰盛。因为“神的奥秘,就是基督,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里面藏着。”(西2:2-3)

3教会观

当一个人对于福音的关注焦点清晰时,他的内心会自然生出对于非福音的解释圣经进路和非福音关注的排斥。

我相信,教会的清晰边界,来自于对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的核心关注,因为对于基督位格及工作的关注,使我们以“在基督里”断然区分福音和非福音。同样,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因此我们也会以“在基督里”断然区分那属于基督身体的,和不属于基督身体的。只有那属于显明基督在教会中临在的道和圣灵的,以及因为这道和圣灵而被召集的基督身体的,才是属于基督的身体——教会的。

由此,福音的外在果效,泛基督教的价值观、理念以及某种受基督教影响的制度设计,不在这个福音的核心关切之中,也不是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应该投入的工作。而原来我个人迟迟不愿全职奉献的原因,就是有这样一种泛基督教的关切,而且这个关切超过了对于福音本身的关切。有时候,看到一些有相当规模的教会,带领者却安心于带职事奉,以至于教会有一些潜在的危机。我想这里可能需要首先评估的不是带职或者全职的方式,而是福音关切,以及与此相伴随的教会观。

约在2009年,我开始讲解以弗所书,使我认识到教会属天的根源,教会的使命的伟大,因此对于教会的看法渐渐产生改变。以弗所书3:9-11是这样说的:“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

如果教会在神的心意中有如此永恒而且超越的地位,难道她不值得我们为之献上?

读神学,对我最大的改变之一是教会观的改变。我原来的教会观基本上是受家庭教会传统潜移默化的影响,关注生命建造和祈祷操练的生命共同体;后来也受到唐崇荣牧师的影响,以十字架为中心的讲道为重点;此外还受凯波尔新加尔文主义的影响,觉得教会是神主权之下的众区域之一。因此,教会之外公共领域的文化使命对我有强烈的吸引力,而教会本身的建造却不是我最深的负担。其根源是我对于教会的神圣与荣耀缺乏深入的认识。

这样,我就安心于作为一个带职的事奉人员,又兼着基督教机构事工的责任,愿意在观念领域里游走,不愿意实打实地全身心投入教会牧养中。

这种教会观,在我读神学之前已经开始改变。读神学后,系统神学的教会论课程,使我对于教会的永恒根源有了更深的认识:父神因为救赎之约差遣他的儿子为罪人钉十字架从死里复活,教会是父神因为基督钉十字架成全了工作之约,而奖赏给基督的一群子民。老师说:“我以前牧会非常痛苦,如果今天神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牧养他的一个信徒,说这是我的教会,我将会非常荣幸。”“但是我大概已经没有机会了”,他说。

这位老师区分了改教传统的两国论教会论和新加尔文主义的主权区域的教会论,使我明白一个更传统而合乎圣经的教会论,就是教会是绝对区分于世界的神的国度,教会在地但有属天的根源,是基督救恩的产物。我相信由这个教会论会产生出对于福音的关切(教会的荣耀在于关心三一神在救赎历史中的工作),以及对于教会神圣性的认识,并且由这样的教会论,会带出对于圣职的神圣关切。就是高派的福音观产生出高派的教会论,产生出高派的圣职观。由此,我放下原来看重文化使命而轻视圣职的看法,并且愿意奉献事奉神。

此外,门训课程的参考书《唤醒平信徒》也使我对于教会的观点产生改变,那就是教会是神国度此刻在地上的彰显,教会还不完全,还在通往永恒的道路上。我想:教会既然是如此荣耀,那么在这地上,最值得我事奉的一个共同体,就是教会。俯仰之间,夕阳的余光正洒在花园里高大松树梢的布谷鸟身上,而我仿佛望见的却是那永恒的曦光。

此前我对于牧养群羊有一种不甘心,这些教导,使我对于牧养主的羊,有一种越来越深的甘心。2009年夏天,我们教会与M教会联合举办第二次退修会。当时是我带领祷告会,祷告会上,我宣告阿摩司书中的话:“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摩 9:11)我灵里有一个感动,就是神要做重建教会的工作。

4牧职

清教徒相信:“一个牧师就是一个教会”,如果说福音观决定了教会观的话,那么教会观会决定圣职观,或者牧职观。

我们传统家庭教会里,有背十字架的前辈的生命形象,但是缺少成熟的牧职典范。因此,我们自然缺少对于牧职的成熟看法。如今我对于牧职的基本定位就是:“牧职是施行福音的器皿”,牧者的存在是为了用福音服事群羊,而且牧者合乎福音行动时,圣灵的工作一定伴随,果效一定会显明在我们所服事的人身上。

2009年,一位主内前辈去世,我去外地出席他的追思礼拜。在路上,一节经文非常感动我: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1-4)

在这几年的事奉中,我多次经历人际关系上的艰难,这是神在拆毁我的骄傲,或者是磨练我让我学功课。神也有几次让我看到基督耶稣如何降卑舍己,因此他也要求我们事奉主的人效法主耶稣的降卑——被弟兄姊妹批评而挫折时,看到基督的虚己,存心顺服;在情感中经历试炼时,看到基督在约中对于自己这个罪人的委身,他在约中的忠诚;在同工关系的极深挫败中,看见基督地上的苦难,连于他天上的和将来的荣耀,而且这荣耀仅以今世的降卑、困苦显明。每一次的生命突破,都伴随着拆毁、悔改和对于基督的位格及工作的认识,因此,我们的生命真的是要作基督受苦见证的。一个担任牧职的人,除了知识上被以福音为中心的解经规范,还需要在生命中不断经历与基督的死和复活更深的联合。

2011年,在太平山上,我因为牧会中的难处极其挣扎。特别是在面对批评时,多年来事奉的辛劳成为我不得释放的原因。这时候主的话非常清楚地临到我:“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在主的光中,我看到自己的舍己也可能成为自己因行为称义的资本,这和基督的舍己相比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因此,我得到释放,主也把一种爱放在我的心里,那时候似乎一个个弟兄姊妹的面容被主摆在我的面前,那是主托付我去牧养的。

原来我会觉得牧养教会要关注一个个的人,太费时间了;现在我会觉得,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值得我为他们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5门徒训练

还是在2010年圣诞时,我听一位弟兄讲见证,感受到原来我以为已经知道的简朴福音——就是在悔改中与基督同死,与基督同活——对于我这个老信徒是如此充满了大能。因此,我获得一个事奉的异象,就是教会的盼望在于展现“简朴古旧”的福音。作为传道人,我们的职分是神在教会中施行福音的器皿。当我们带着福音的关切进入禾场、进入人群时,神一定会祝福我们的事奉,与我们同在。

这一时期我对于自己的事奉观有一系列反思:我作为传道人,需要对自己所牧养的羊负责,需要以福音具体地牧养他们。这样一个以福音为核心、关注牧养的异象是我目前事奉的主要信念。这个信念具体落实为门徒训练。

门徒训练的根本,来自对于福音的认识,对于教会的认识,这一切决定了对于牧会本质的认识,那就是门徒之道。

门徒训练的课程,使我对于成为主耶稣的门徒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观念,也对于传道人应该训练主的门徒?这样的使命有了较清楚的认识。有一位资深的牧者说:“在有一定年日的教会中播撒门训的种子,如同在盐碱地上种树一样,如果不竭尽全力,所种下的树苗多半会枯萎。”我以这个眼光来看待自己服事多年的教会,真是一片青黄不接。我因此祷告很久,恐惧战兢地用最简单的福音教材开始松土。如此前后预备近两年后,恐惧战兢地开始了门训事工。

三年后,参加第一届门训班的同工们有了共同的福音关注,现在开始起来担当讲道,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服事方向,专心牧养团契。虽然经历过许多失败和不成熟,但是我看到一株幼苗种下去,而且存活了。

6小结

2009-2012年,是我真正蒙召的时期。总结起来,神在以下几个方面呼召我:

1)使我的生命发生了一个从人文主义转向以福音为本的归正。

2)呼召我上神学院,关注圣经和福音。

3)产生教会观的改变,更爱主的教会。

4)对于圣职的看法改变,知道牧职的神圣使命是为了施行福音。

5)对于牧养的看法改变,对于主的羊如何被建造成为基督的门徒有期待。

三、结语

回想以往的经历,真是觉得惊奇,我这样一个如此骄傲和爱世界,因而逃避圣职的人,怎么会被神呼召来传道呢?

正如经上所记的:“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 -/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提前1:12-13)“但愿尊贵、荣耀归与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前 1:17)

当年彼得和约翰在提比哩亚海边下网,在黎明的曙色中,当他们往上拉网时,约翰发现今天的网非同寻常地重,他就对彼得说:“是主!”今天我也似乎感受到不寻常的分量,我相信是主带领这样一个曾经以基督教事工的名义爱世界的人,面对了他轻声的询问:“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约21:15)

原稿写于2012年12月18-19日

修订于2015年7月3日,课后

作者简介:作者更深为北京某家庭教会传道人。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改变自己,到底有多难?       下一篇:基督徒可以看电视、电影吗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