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认识福音 > 主知道,主的警告

主知道,主的警告

作者:康来昌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8-08 21:50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这一堂讲的这个教会,被主称讚颇多,但很稀奇的,主也有很严重的警告。

主用一个警告的形象显现

2:18,「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说:那眼目如火焰、脚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每一封信都是耶稣跟教会使者说的话,但因为教会的状况不一样,耶稣用不同的话来表达他自己的身分。

这个教会非常的好。这个推雅推喇教会和以弗所教会(就是耶稣所讲的第一个教会)很像,但也有很不像的地方。

很像:这两个教会都非常的勤劳,多做主工。他们在行动上、积极上,主对他们有称讚,这是他们相像的地方。

但也有一个很不像的地方:以弗所教会非常严厉,严厉到后来他们好像失去了爱,他们忘记自己也是个蒙恩的罪人,以至于耶稣对他们有一些警告;推雅推喇教会呢?相反地,他们的特点就是很宽大,宽大到是非对错好像都不分了,以至于神对他有警告。

因此,对于一个太宽大,在眼中不作任何分辨、是非对错都有点和稀泥的教会,虽然他们很有爱心,但他们的爱心已经失去了公义、正义、正确。所以,当一个眼目昏花的教会被警告,耶稣就用一个形象──「眼目如火,脚像明铜」──显在他们面前:

「眼目如火」,表示他是明察秋毫,不容许罪恶的;「脚像明铜」,耶稣的脚像光明的铜,铜通常是一个鉴察的标志,就像我们中国历史讲的,「以铜为镜,可以整衣冠」。铜是在水银镜未发明的时候,用来反射出人穿着得规矩不规矩,有哪些要纠正的地方。耶稣的脚踪所到之处何等佳美,固然是赐下恩典的脚踪,但他的脚踪也是审判的脚踪。人若要得到这福音、重生得救,就要认罪悔改。

推雅推喇教会的优点,在于他们是极其热心工作的人,但有一缺点:他们宽大到不大讲是非,所以耶稣用这样一个形象「眼目如火,脚像明铜」来和他们讲话。

「我知道……」,这一句话是安慰鼓励的话,是对每一个教会说的。我们所爱的人知道我们的委屈、辛苦和艰难,这是很令我们安慰的。这一句话对推雅推喇教会来讲,也是一个警告的话,「你在干什麽我都知道」,「你自己不知道的事,我知道」。

主的安慰

主先说,我知道你的美好,「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这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好教会。其实信心的行为最主要就是要有爱心。他是一个有爱心的教会,他的爱也建立在信心上,他的爱也建立在对上帝的依靠上,所以他能继续地勤劳。

常常有爱心、有行为的人,特点不是勤劳,特点是疲倦。我不知道听过多少爱主的弟兄姊妹、父母或老师在讲好累喔。好像我们已经极尽我们一切的力量做了很多事了,再没有力气了。各位,如果你我是这样的状况,我们需要常常归回安息。你一定要在你的勤劳裡面因为信靠上帝有安息。是神在做事,不是我们在做事;是神在赐恩典,不是我们在给人恩典。不过你一旦离开了这赐恩典的根,一旦自己在拼死拼活,很不幸地,尤其如果我们是事奉人的,包括教会裡的,公司裡面的,还有在家庭裡面的,如果我们是做给人看的,那就很累。这是中国人、中国文化裡面很难避免的一个缺点,我做事做给人看;做给人看很多时候就特累。

请各位原谅,包括教会的弟兄姊妹,也许姊妹比较多一点。我碰到一个姊妹,她从来不在家烧饭,但她常常帮忙做教会的爱筵。因为在家烧饭的结果,就是家人都在挑剔,「喔,怎麽这麽咸!盐怎麽放那麽多?是最近的盐比较便宜吗?」你在家做饭,尤其你的老公不会感谢,只会挑剔、批评。你在教会做饭,每个人都会说:「唉呀,姊妹做饭真是太好吃了。」

各位,请你不要那麽受伤,「我今天做了那麽多辛苦的事,还被这样说,不做了!」我只是在说,我碰到有些人事奉,他的动机是做给人看;但我们不是做给人看。我若是做给人看,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这是保罗在加拉太书1:10讲的,「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

我们在人间(世界),一定是讨人的喜欢──顾客一定是对的,学生一定是对的,选民一定是对的。这在世界也许不能避免,可是教会不是。教会只有上帝是对的!不是长老才是对的、会众才是对的!这裡面都有它的相对性,但只有上帝是绝对对的!我们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教会。这个很重要。

对不起,我知道台湾很多教会都在学 “seeker-sensitive church” (慕道友导向的教会或 “seeker-friendly churches” 投慕道友所好的教会),「我们这教会是包君满意的。我们这教会还有会后满意度调查。」各位,我没说这些不好。但我再一次说,教会的主不是客人、顾客、会友;教会的主也不是长老、执事和牧师;教会的主是耶稣。我们是讨他的喜悦,他也讨我们的喜悦,「主你使我心裡快乐,胜过丰收五穀、新酒。」我们求主怜悯,让我们不断地从主那裡得到安慰、鼓励,使我们对人的爱是因为上帝白白地爱我们,而不是我们想要得到其他人给我们的回馈。

他们有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这非常好,但不是我们指望的。我们的动机、动力是来自「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5:14),不是什麽赏罚,不是胡萝卜和棍子。

我们感谢主,任何一个弟兄姊妹,任何一个教会,我们能够继续殷勤地服事,都是因为主的爱不断地在激励我们。我们对主的爱有更多、更丰富、更好的认识,我们就更乐意服事,就更看到自己的亏欠,我们也就更勇敢、更有爱心,能够责备人的错误,也继续不断地进步。

「末后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我自己都非常的惭愧,很多时候我们这些传道人都会讲,以前神学院刚毕业的时候,何等的火热,后来就变得老油条,变成职业传道人,就变成神棍型的传道人;做事也变得很机械式、很刻板;也许是熟能生巧了,但是没有爱,能生多少巧?

我们求主帮助,求主让我们对上帝的爱,一方面是刚才责备以弗所教会,你失去了「起初的爱」,是初恋的、单纯的、没有任何瑕疵的、狂热的那种爱;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不是初恋那种幼稚的爱,我们对主的爱如果是丰富的,我们对人的爱也是这样越来越丰富的。

我在信友堂服事十七年了,我希望我能很诚实的说:我是越来越爱他了。我觉得是这样。我跟我太太结婚三十几年了,我希望我能跟她说我越来越爱她。我觉得也是这样。各位,这说起来算是相当荣幸的一件事。

多半老夫老妻,不是冷了、澹了、冰了,就是变成仇人了;不是仇人,就是没有交往、交集了,你是你,我是我了。各位,希望我们跟上帝、跟任何人不是这样的关係──失去爱。

我们的肉体是会朽坏的。热力学第二定律就是可用的能量在一个封闭系统是越来越少的;这可能是真实的。但是我们连于上帝,我们就越来越丰富,我们「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

求主帮助每个教会、每个团体、每个个人,我们末后所行的善事、所有的恩典、慈爱比起初更多。将来在天上一定是这样。现在,不是说我们能做更多事,不是说我们精神会越来越好。我们老化是一定的,但是主在我们裡面的生命,对主的认识能够越来越丰富。这个教会就是如此。但是主对他们也有一个很严重的警告、很严重的责备。

主的责备:容许歪理、不敬虔的事

20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僕人,引诱他们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容让」,记得我刚说的吗?这个教会特点就是「很宽大」,就是这个字的意思。我非常喜欢自由,我非常觉得上帝给我们自由,让我们有很多的宽大。但是你的宽大、自由,一定是在主的恩典、主的权柄之下,一定是合乎上帝律法的。

这个教会他「容让那自称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僕人」,这不要在教会裡多讲,但是我的确觉得今天在神学院裡面,包括福音派的神学院就有这样的毛病因为学术界,不管后现代或者现代的学术界,都有这样的趋势──就是要宽大。什麽样怪裡怪气的理论都能接受,这才稀奇。尤其对不起,我觉得文学院特别是这样,文学院和社会学科最普遍。那流风所及,很多教会也喜欢标新立异,提出最新的,「我们是最新的」。

各位,基督徒不保守,基督徒不是守旧,基督徒「持守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但我们并不是没有更新变化的,我们并不是没有新的电视,我们并不是没有新的会堂,我们并不是没有新的手机,甚至对于基要真理的丰富,包括三位一体的了解,教会历史上都越来越丰富的,但是我们对上帝的信靠,我们对这位神的爱绝对没有改变。

当有人耳朵发痒提出一个新道理的时候,我们要小心!这个教会竟然「容许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们的僕人」。各位,我不知道你能想像吗?在香港有一个早期的基督教学术机构叫「道风山」,道风山裡面的打扮都是佛堂,裡面是有莲花座,他们表达他很开放。这十几年来,包括华人福音派的写的论文,我看到一篇《论密宗的灵修跟基督教灵修或者卫斯理的灵修观的异同》,然后结论是可以互相学习。各位,我再次说,基督教不是死板。你知道但以理在巴比伦,学会了巴比伦人的学问;还有约瑟和摩西在埃及,也都学会了埃及人的学问。你今天可以学很多的学问,不只是世界上的工程、理工这些东西,包括文的。

我在政大查经,有一个中文系的老师,他在中文系教的就是佛学。你不是不可以学。但以理学会的,如果你看但以理书,很多是巴比伦的占星术。但以理被尼布甲尼撒、伯提沙撒或者母后说是术士的领袖。但以理能够解梦,能够知道未来的事,完全是上帝的恩典;但他在巴比伦学会的知识,那我们没有办法,但的确但以理有接触这些。

各位亲爱的基督徒,我们不是离开世界,我们不但不离开世界,我们进入世界。所以,如果有人认为台北市是所多玛、蛾摩拉,要离开的话,你们搞错了!约翰福音17:15、18,耶稣说:「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你怎样差我进入世界,我也怎样差他们到世上。」基督徒不离开这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怎麽罪恶,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上帝在掌管,我们不能离开。

另外更重要的,约翰福音17:17,耶稣说:「求你用真理的道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我们不但不离开世界,我们带着使命、带着信息进入这个世界。我们在世而不属世;我们入世而不厌世;我们入世而不爱世界,我们叫这个世界归向创造这个世界的主。

但是我们要有力量,我们需要认识上帝,我们需要认识十字架的道理。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一切的否,再有一切的肯定。我们要对这世上说绝对的NO,「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着」(加2:20)。我们需要单单靠主而活、为主而活,要有主是我的一切这种心。当我们有这样的心的时候,这个世界和其上所有的,我们就能恰当的使用,恰当的享受,恰当的见证。可是当主不在我们心中作主的时候,我们以自由为宽大,我们就歧视自由了,一旦进入罪恶、进入魔鬼的手下,你就不自由了,你就被罪恶挟制了。

「耶洗别教导我的僕人,引诱他们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这裡的意思应该就是指着「信仰的多元化」。我也很遗憾,包括葛理翰晚年,实在是很煳涂。他这几年常常讲,一个诚心的佛教徒可能也是得救的。有人说葛理翰夫人死得太早了,要不然葛理翰不会说出这种煳涂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如果一个人的信仰需要他的夫人来坚固,这也不太好。

我知道我们当中可能有人觉得,那些没听过福音的人或者那些很好的佛教徒下地狱很不公平。我也觉得他们很好,我没说他们不好。圣经也没有说,这世界上没有那些道德行为上相对好的人。有,有很多,而且我们要跟他学习的。

我们都知道,包括在约拿书裡面,在约拿搭的船上,那些满嘴髒话的水手,比约拿要敬虔得多;包括尼尼微城的人,上帝再过四十天要灭掉的,比约拿要敬虔得多。我们没有说我们是好人。我们没有说不信主的人当中没有好人。我们没有说基督徒道德比他们都好。我们承认大家都是罪人。我们只是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靠自己的行为在上帝面前称义。我们只是说,我们每个人都要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我们希望作大家的好邻舍。你们隔壁不是善导寺,可是林森南路礼拜堂隔壁就是善导寺。我们也跟他们作好朋友。我们也希望能够敦亲睦邻。我们并不是要跟别人作坏朋友。即使是该撒,耶稣也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太22:21),我们也纳税。

我再说一次,我们对这世界,我们入世,我们不属世。我们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应该有最大的贡献,但是我们并不爱世界,我们爱创造世界、管理世界的主。我们爱世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们尽一切可能地见证耶稣给他们;那就是我们基督徒非狭窄不可的地方了。

我们可以学习非基督徒的电脑、数学或者其他的一切,甚至佛学,但我们只能单单的敬拜、相信耶和华。当我们没有这样的时候,我们就是犯淫乱了。旧约新约都是这样讲的。

各位,我不知道举这个例子你能不能懂,当然这例子其实还不够恰当。假如,妳的丈夫在结婚时跟妳有个君子协定:「一年365天,我364天保证都很爱你,对你好得不得了。」364 / 365,这比例很高,超过99% 。「我有99% 以上的时间是专心的爱妳,但一年我只要有一次放鬆,我可以跟别的女人睡一觉。」各位,妳会说「真好」,你会觉得「这真的太棒了,我的老公对我这麽好,99%的忠心度」?各位,不会吧!姊妹,妳会要他百分之百对妳忠心!甚至我们要这样说,如果你在其他364天对我那麽好,我指望没有一天你对我不好。

相反的,丈夫对妻子的要求也是这样;用在我们对上帝也是一样。我们对上帝不是全忠的话,那是淫乱!

这裡我再一次说,不是我们不读书,不是我们不在世界,不是我们不跟人来往;但是我们心裡,单单的除他以外,我们没有别的神。我们不敬拜别的神,不相信别的神。我们单单以独一真神为我们的一切。除他以外,我们再没有别的神。

主的警告

21-22节,「我曾给他悔改的机会,他却不肯悔改他的淫行。看哪,我要叫他病卧在床。那些与他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这个我们不能不提醒大家一下!在生活中碰到打击的时候,有的时候不是我们犯罪,是上帝给我们的磨练;但有的时候,打击的确是因为我们犯罪。

我在每次吃圣餐的时候,都有这样的心,「主啊,求你治我的病。」你说:「康牧师,你怎麽这麽迷信!」我没有迷信!这是保罗讲的,「无论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林前11:27-30)
我们并不轻看物质上的东西,当基督教讲属灵的时候,不是柏拉图式的属灵,没有物质的。物质也是上帝创造的,非常好的。我们在世界上,生活的丰富也不是坏事。当我们生病的时候,也不是不求医治。各位对痛苦、对疾病需要有正确的认识。其中一个,痛苦疾病是不好的事情,在上帝创造的世界裡是没有的,在将来新天新地裡也是没有的;但在罪恶的世界,痛苦和疾病却如同健康和富裕和快乐一样,可以是好的,也可以是坏的。

是好的,如果用这些东西来更加亲近上帝,因着这些事情我们更加谦卑、柔和、刚强壮胆,那这些都是好事。「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包括痛苦和疾病。

但是一切也可以是坏的。痛苦疾病可以叫我们对上帝咒诅、抱怨;富裕和健康可以叫我们在上帝面前自高自大。那麽我们希望神恩待我们,让我们不管是在痛苦疾病或者是健康快乐中,我们都能够讨主的喜悦,对他有更大的信心。如果主挪去,我们也应该求主挪去,藉着苦难和艰难试炼我们、锻鍊我们的心志。

基督徒并不是被虐待狂,我们并不会自己拿鞭子打自己,像一些灵修传统一样。我们不会这样。我们学习禁食祷告,也不是要练我们的功力。禁食祷告是学习对人有更大的爱心,对上帝有更大的依靠,并不是苦待自己。我们有时候也让自己的身体比较辛苦,那也不是虐待,是锻鍊。总之,基督徒不是被虐待狂,我们希望没有疾病,但是我们生活中碰到一切的打击、痛苦,神若没有挪掉,而且我们认罪悔改、发现不是我们错的时候,我们就欢喜快乐的接受或者让这些事在我们身上产生更美好的效果。因为彼得前书3:17,还有一些新约书信,还有旧约都告诉我们,神的旨意若是要叫我们因行善受苦,为义受苦,我们为此也感恩。

如果我们因为做错了而受苦,也有好处,就是神在提醒我们,要我们悔改;「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

神会管教,神会刑罚。每次看到一些灾难的时候,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够爱人,我们自己能够先悔改。每次遇到灾难,我自己从圣经看到的反省,这从路加福音学会的,路加福音13章,「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耶稣说:那些人不比众人更有罪,彼拉多杀了一些人,耶稣说那些人不比众人更有罪。不是因为他们更有罪才受到这些很可怕的事情。而是,如果你们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我们并不知道那些不比我们更坏的人,为什麽会遭遇这些悲惨的事?但是我们知道神爱我们,要他们受到那些伤害,为的是叫我们悔改,「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3、5)所以,不要让西罗亚楼白白倒塌了。所以,不要让日本的海啸白白淹死那麽多人。那些都是用在我们身上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让我们看到任何灾难的时候,我们同情;也希望帮助那些受难者;然后我们要想到,我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求主帮助我们能够悔改。

当我们在生活中有一切丰富的时候,让我们能够先感谢主;然后可以跟人分享这些;然后我们想到,如果这些事是这麽快乐,这一顿饭是这麽快乐,这婚姻是这麽快乐,我们为什麽不能让别人得到永远的福呢?永远享受主的身体、主的肉可以吃;永远享受跟主立约的永远的美善,永远的有永生,永远的有平安和安息。人如果不悔改,那麽灾难就会越来越多。

各位,神想到的都还是教会,23节,「我又要杀死他的党类(原文是儿女),叫众教会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

各位,这是我们所爱的主所讲的话,并不是天使讲的话,并不是以利亚或施洗约翰讲的话。这是爱我们的主所讲的话。提醒那很有爱心的教会,不要宽大到继续容忍罪恶。

24节,「至于你们推雅推喇其馀的人,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我告诉你们,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如果有人在邪恶的世界,他不被这些迷惑、不晓得这些、不听从这些,神就不把其它的担子放在他们身上。我们也求主帮助我们。

前阵子,台湾主流教会有举办个「国际反邪辩证座谈会」,我没有很积极去参与那些反东方 - 闪电的活动,我的理由是:我们实在不要花太多力气去了解异端是什麽。异端多得不得了,你需要多花点时间去了解正统是什麽!各位弟兄们,你不需要在你的书房裡放一万张妓女的照片,然后说这是妓女,千万要认清楚,不要上她的当。你放一张你太太的照片就够了。你不必了解那麽多邪恶的事。正确美好的事已经太多了!

我有时候听到有人传福音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我要了解这些这些。」如果神真的给你这些负担,我不反对。但是我知道的,包括在神学院裡有人说:「台湾真的太需要了解佛教徒了,因为佛教徒那麽多,我们需要了解佛教的教义。」我知道有人就鑽研这些,鑽研到后来的演变是:他简直变成一个佛教徒了,福音没有传给别人,自己倒失落了。

各位小心一点,我还是建议大家,我们多了解正确的──也就是上帝的事,而且这是很喜乐的。我知道,你觉得研究上帝的事不大喜乐,研究这旁门左道比较快乐。有人说:「叫人快乐的事,第一个是违法的,第二个是有罪的」(Does something make you happier? Something illegal.)。

我们能喜悦良善的事,我们能喜悦我们的配偶,我们能享受我们的婚姻,这是多麽普遍的现象。尤其是现在的文化,好像外遇、婚外情都有很大的喜乐。要跟自己的老公老婆在一起就无聊。你何时看到电视剧讲幸福家庭的?大概都是婚外情、通姦这些比较好玩的事。不要晓得这些!除非神给你特别的负担,不必去晓得这些。

但是要把你现在有的持守,第25节,「但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这裡我也简单的说一下。我还是不觉得我们要把这些话,包括圣经裡,启示录裡这些话,说成只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其实在正统的教导裡面,这些是应用在我们教会的历史上。如果将来在新天新地裡面,我们还要用权柄制伏列国,那就不通。

「用铁杖辖管他们,(原文是牧养他们),将他们如同窰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将来在新天新地裡应该没有这些了。这些状况我觉得是我们现在在主耶稣再来之前,耶稣复活、升天、赐下圣灵,神的儿女在这世界上会做的事。

是,我们有时候看起来胜,有时候看起来败,但是一个忠心爱主的教会,神给他的权柄是在世上列国中能够得胜的。这得胜不是用武力的得胜。耶稣对彼拉多讲:「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世界,我的臣僕必要争战。」(约18:36)所以十字军是错的,我们不会拿武器来争战。我们是会争战的,但「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林后10:4),是属灵的。

将来在新天新地裡应该没有争战;在现在的世界裡面,我们求神给教会权柄,有对上帝的忠心和顺服,有对他话语的接受,以至于我们能像基督从父领受的权柄一样,用铁杖辖管万国,而且我们有盼望。

主赐盼望

「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耶稣是明亮的晨星,晨星的意思就是「黑暗就要过去了」,晨星的意思就是「我们活着有盼望」。这盼望已经显出来了。

我们低头祷告。天父,我们谢谢你的恩典,求主把你的晨星赐给我们,让我们在黑暗中间,看到越来越多的曙光。但是我们承认还是有黑暗,我们求主恩待我们,让我们能够持守,一直到你再来。让你来的时候,我们是欢喜的,你也是欢喜的。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重新认识十字架       下一篇:伟大的救赎主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