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走出心中的坟墓

走出心中的坟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6-04-20 16:52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五年前正值我处于事业巅峰,与妻儿女们过着其乐融融,温馨小康的日子时,没想到命运给我开了一个残忍无情的玩笑。我得了晚期肾癌。这对于我这个平时甚少去医院看病的人来讲不啻是当头一棒,晴空霹雷,飞来横祸。

  我被告知,我所得的晚期肾癌在现代医学中是个疑难的不治之症,平均存活率只有一年的時间。在短短的六个月里,我在死亡的幽谷里徘徊了两次,饱尝了两次大手术之极痛。我的世界仿佛从一座优雅坚固的城堡,坠落成一堆将被弃之的断壁残垣。

  手术后的我留下了一个百孔千疮、残山剩水的身躯。除去两次手术后遗留下的贯穿腹部的惨不忍睹的巨大伤痕外,我失去了左肾,因为长的如拳头那么大的癌瘤原生在左肾上;我失去了胰脏,因为在第一次手术切除了左肾后的三个月内,癌瘤急速扩散到我的胰脏;我失去了十二指肠,一部份胃和脾,因为摘除胰脏的手术有如深入虎穴,需要过五关斩六将,穿越肝,胃,十二指肠,脾等层层脏腑器官。

  与死亡面对面的“生物人”

  失去了这么多上帝创造的珍贵器官,我发现自已如同婴儿般的无能无助,生活的每一天每一时刻都是一个未知的艰辛挑战。残留下来的胃变得异常的敏感,只要我略吃一点它不喜欢的食物,就会大闹天宫,让我痛不欲生。失去了十二指肠,不管我咽下什么山珍海味也无法把营养全部吸收进体内。

  失去了人体内唯一的一个既是外分泌腺又是内分泌腺的胰脏,麻烦就更大了。失去了胰脏制造的外分泌液和消化酶,每顿饭前我必须牢记要吞下一种叫Creon的昂贵消化酶药物,否则吃下肚子的任何食物都无法被消化掉。失去了胰脏内分泌腺制造的胰岛素,我的血糖就会上升到致命的极点,随时都会去死亡幽谷徘徊。

  为了能够把血糖控制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内,我必须在吃每顿饭之前往自己的身体内注射胰岛素。我必须至少一天五次用尖针扎手指去测验血糖的指数,然后根据测验后的结果去调节胰岛素的药量。我变成了一个“生物人”,每一时刻要依赖药物去维持我的生命。

  最让我这“生物人”哀痛欲绝的是接到的“死刑宣判书”。虽然第二次手术成功地把毒瘤与胰脏切除,手术后三个月后的CT 扫描显示出肿瘤再现,并每三个月以倍增的速度繁衍。我被告知我的生命只剩有一年的时间了。在医生的建议下,我报名当了“白老鼠”,加入了当时还没有上市的一种标靶新药的临床试验。医生告诉我,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个标靶新药的临床试验也许可以把我生命期限延长一年。

  这是我一生落入最低谷的风雨晦瞑的日子。如果说两次手术来的太快,没有让我有太多时间去想死亡就被糊里糊涂地推上了手术台,这次当“白老鼠”的经历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参加标靶新药临床试验的病人每两个星期就要抽一次血检验各种不同的指标。每三个月就要照一次CT 扫描,观察标靶新药对肿瘤的治疗效果。每次去医院见医生听取检查结果都是一次魂飞魄散的经历,如同是踏上一次通向死亡的旅途。

  人固有一死,这个道理人人都知道,但轮到自己面对死亡时,并不是人人都能真正面对死亡的。据说有人做过调研,百分之六十的癌症病人是被自己的病吓得抑郁而死的。

  虽然无从查询这个调研的准确性,我想这个调研的结论有它的真实性。当我这“白老鼠”了解到我的医生和标靶新药临床试验是用每三个月的疗程做为他们的计算单位来观察治疗效果时,我意识到死亡距我只是寸地尺天。我陷入了死亡的恐惧痛苦之中,血泪盈襟,魂断如残丝。

  在我就医的肿瘤医院内有一个“社会部”。这个部门是为帮助病患者处理一些行政上的事务而设立的。也许是我的肿癌主治医生把我当时精神低落到几乎崩溃的状况通知了这个部门,记得那一阵子毎次我去医院复查,一位在社会部工作的凯斯林女士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身边。

  在凯斯林女士的一再游说下,我被她连拉带扯地拖进了一位心理医生的诊室。我被这位心理医生诊断为患有忧郁症,她给我开了两种医治忧郁症的处方。

  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我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我必须做出自巳的选择:依赖药物去控制我的忧郁症,或祈求上帝赐予我力量和平安。那是一个心灵里厮杀激烈的争战,我最终选择了后者。

  人在绝望无助之时,才会更加依靠那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在这段艰难的日子,我时常仰望苍穹,祈求上帝赐予我力量和平安。我时常阅读圣经,盼望圣经里的话语言词变成活的泉水,医治我心灵上的创伤。

  解开惧怕死亡的捆绑

  最终帮助我从晦瞑的幽灵里解脱出来的是一个在圣经长卷中我意想不到的人物。他既不是大名鼎鼎的十二位使徒的领袖,有着高谈雄辩才干的彼得;也不是写了十三本圣经书卷的多产作家,在基督教历史长河中被称之为最伟大的传教士保罗。

  他是一个沉默的人,没有写过一本圣经里的书,甚至在圣经里找不到他讲的任何一句话。他是一个病患者,虽然圣经上没有清楚地记载他患的是什么病,我猜想他和我同病相怜,患上了类似癌症的不治之病。虽然这个身患重病的患者没有给后人留下片言只语,但凡是读过圣经的人都不会忘记他。

  他就是死了四天之后,被耶稣从坟墓里呼唤死而复生的拉撒路。

  病中重读拉撒路死而复生的圣经章节,在我心灵中揭示了一个崭新的画页。对我来说,他不再是一个二千年前遥远的历史人物,他死而复生的奇遇不再是如传说中莫不可测的神迹。他就活在我的身边,用他默然的榜样带领我走出苟延残喘的幽谷,赋于我勇气渡过逆境中每一天无法预测的难关。

  拉撒路的坟墓是个洞,有一块石头挡着。耶稣说:“你们把石头挪开!”这短短的几句经文,让我顿开茅塞,领悟出在晦瞑的幽灵中徘徊的我与拉撒路钻进了同一个洞。

  这洞是个黑暗的死穴,进去的人便陷入恐惧绝望中无法自拔。这洞没有空气,进去后让人窒息,没有了求生的欲望。这洞被一块巨石挡着,不把它挪开,洞里的拉撒路和我没有一线生机,只能束手待毙。

  拉撒路与我无法凭我们个人的力量去挪开挡在我们洞口的巨石。他毕竟是一个已经气绝了四天的死人,他的尸首已经开始腐烂散发臭气。而我也是一个拿到了死刑宣判书,被挥之不去的恶魇无情地吞噬的癌症四期病人。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摆在我面前唯一的生路,就是完完全全地依靠那至高无上全能的神伸出祂怜悯的手挪开挡在洞口的巨石。

  在墓洞里的拉撒路“手脚裏着布,脸上包着手巾。”他是一具僵尸,一个被死亡紧紧捆绑住的躯壳。在耶稣的一声呼叫下:“拉撒路出来!”他从死亡中复活,身上的捆绑被解开,从墓洞里走了出来。拉撒路向我揭示了一个奥秘。

  如果一个人学会了如何去面对死亡,就会知道如何去珍惜他人生旅途中的每一天宝贵时光。这是我的必修课。我开始懂得必须要学会把自己完全地交托,坦然地面对死亡,平静地接受死亡,解开惧怕死亡的捆绑。这样我才可以从终日血泪盈襟,残丝断魂的逆境中走出来。

  从惧怕死亡的捆绑里解脱出来,我如同婴儿似的开始了一个新生活。

  我不再把每三个月的CT扫描检查报告视为死刑判决书。不管每次的报告是喜还是忧,我都把它当作上帝给我这新生婴儿摆设的满月酒。相比世界上大多数肾癌胰脏癌晚期患病者没有太多時间与亲人告别就离开人世,我就幸运多了。我享受到一般癌症患者得不到的VIP待遇。

  由于我是标靶新药临床試验的“白老鼠”,我的血液每隔两个星期就被送去两个实验室用来做各种分析测检,我的身体每三个月就被CT扫描一次,肿瘤增长的任何细微变化都逃不出医生的观察。这给了我特别的祝福,在我走入癌症旅途终点之前,有珍贵的时间去向亲人和友人们倾诉我对他们的爱。

  我不再为自己成了“生物人”而自怨自哀。失去了肾,十二指肠和胰脏让我每天都要面对着不可预测的困境与挑战去维持我的生命。

  每当残缺不全的胃在大闹天宫,血糖超高或超低而引起我腿脚发软,心脏压力加大,心脉急速快跳,头晕眼花,我都会感慨,惊叹,赞美创造天地万物的神的大能,祂可以在人体内创造出这么多不可思议,无可代替的珍贵器官。我为自已过去在没有失去他们时那理所当然的心态而汗颜无地。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在人生的旷野中画生命树       下一篇:监狱厕所的洗礼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