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乱石堆中的乐歌:一个女同教授的自白

乱石堆中的乐歌:一个女同教授的自白

作者:Rosaria Champagne Bu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7-05 21:56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我是左翼女同教授,同情弱势,鄙视基督徒,热衷弗洛依德、黑格尔、×××和达尔文的世界观。我的生活快乐、有意义、完满。伴侣和我在很多方面有共同兴趣:如艾滋病问题、儿童健康和识字率、金毛猎犬营救,直到遇到一对夫妇和一本把许多人拉下水的书——圣经。

  (本文转载翻译自美国《今日基督教》杂志2013年2月,原文标题为《My Train Wreck Conversion》)

象牙卡在喉咙般的窒息

作为一位左翼女同教授,我鄙视基督徒,但不知怎的我成了基督徒。

耶稣基督这个词好像象牙一样牢牢地卡在我的喉咙里,不论那种窒息如何淹没我,我都没法说出这个词。那些宣称认识这名的人控制着我的自怜和怒气。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我厌烦那些好像相信“认识耶稣”而对其他知之甚少的学生。基督徒们尤其是糟糕的读者,总是抓住机会把圣经经节插入对话中,让谈话嘎然而止而非深化它。

愚蠢、抓不着论点,却来势汹汹。这就是我以前对基督徒和他们的神——耶稣的看法。耶稣的画像在我看来就像布雷克洗发水的形象模特一样势不可挡。

作为一位英文和女性研究的教授,一位向终身教职迈进的激进分子,我关心道德、正义、怜悯,我努力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 ,热衷于弗洛依德、黑格尔、×××和达尔文的世界观。我珍视道德。如果不是因为其它的文化势力这般支持基督教权利,我也许可以忍受耶稣和祂的斗士们。

派特. 罗伯森在1992年共和党全国会议上的话彻底将我推到了对立面, 他嘲弄地说: “女权主义,就是鼓励女人们离开他们的丈夫们,杀害他们的孩子们,练习巫术,毁灭资本主义,成为女同性恋者”。确实,来自基督教教条的声音和共和党的政策混杂着充斥在我周围。

让我得到终身教职的书出版以后,我借着宣传的机会加深人们对左翼女同性恋教授的认同。我的生活是快乐、有意义和完满的。我的伴侣和我在很多方面有共同的兴趣:比如艾滋病问题、儿童的健康和识字率、金毛猎犬营救、我们的一神普救教会,还有许多。

一封“丢进”废纸篓的来信

即使你相信罗伯森和他的同伙们宣称的上帝的事情, 你依然很难否认我的伴侣和我是好公民和照顾者。同性恋者协会很看重殷勤好客,并且将殷勤好客与技巧、奉献、正直结合在一起落实到实际生活中。

1997年,我开始研究宗教Y p和他们那仇视像我这种同性恋者的政策,为了这个目的, 我需要读一本照我看来,把许多人拉下水的书——圣经。

在寻找一些圣经学者帮助我的研究的同时,我把最初的攻击目标对准了耶稣给三位一体带来的不洁,共和党的政策及父系社会,我写成了一篇关于“守约者”的文章,发表在本地的报纸上了。

那篇文章引起了很多反响,多得让我不得不在书桌的两侧各放上一个盒子,一个用来收集反对它的信件, 一个用来收集赞同它的信件。

但是, 有一封信我不知道应该放在哪一边。写信的人是锡拉库扎改革宗长老教会的牧师肯.斯密斯,信写得温和而有探寻性。他鼓励我去探索我认为很值得的问题,例如:你是如何得出你对经文的解释的?你怎么知道你是对的?你相信上帝吗?肯并没有在信中和我争辩我的文章,他只是要求我对自己提出的论点、论据进行辩护。我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他的信,所以,我把他的信扔掉了。

当夜稍晚时,我把丢掉的信从废纸篓里面翻出来,放回到书桌上,之后一周它似乎总盯着我,要求我给出一个回应。而它的世界观与我截然相悖。作为一位后现代的知识分子,我持历史性的、物质主义的世界观,但是基督教是一种超自然的世界观。肯的信无意中点破了我的研究项目的弱点。

与敌为友

肯开始用两年时间写信向我这个异教徒介绍教会。哦,我已经在同性恋大游行举的标牌上看见了对我的咒诅。那些在游行中嘲笑我的基督徒们,似乎认为我和我所爱的人都将进地狱是铁板钉钉子的事。但是,肯不是这样做的,他没有嘲笑我,他邀请我。所以,当他来信邀请我一起吃饭见见面的时候,我答应了。那时候,我的动机直接了当:这对于我的研究一定有帮助。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肯和他的太太弗洛伊成了我的朋友。他们进入我的世界。他们见到我的朋友们。我们交换书籍。我们开诚布公地谈论性和政zh i。他们并没有表现出好像这些对话玷污了他们。他们并没有把我当成白板。当我们一起用餐时,肯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方式祷告。他的祷告显示出他和上帝的亲密,他也在我面前向上帝认罪、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他还为了各样事情向上帝感谢。肯的上帝是圣洁的、稳固的,也满有怜悯的。因为肯和他的太太弗洛伊并没有邀请我去教会, 所以,我觉得和他们交朋友是安全的。

我开始读圣经,读得如饥似渴。在一年中,我把各种版本读了很多遍。在一次我和我的伴侣一起举办的晚宴中,我的变性人朋友J在厨房堵到我,她将一只大手覆在我的手上。“读圣经正在改变你,罗萨丽亚”,她警告我。

我颤抖着轻声说, “J,如果它是对的?如果耶稣是真实的、复活的神?如果我们都错了,怎么办?”

J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说“罗萨丽亚,我曾经是一位长老会的牧师,做了15年,我祷告神能医治我,但是他没有。如果你想要,我可以为你祷告”。”

我继续读圣经,同时和圣经带给我的启示斗争着。但是,圣经在我里面的影响越来越大。它如洪水般冲入我的世界,我努力用全力抵挡着它。然后,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从我的同性爱人身边起身,一个小时以后,我坐在了锡拉库扎改革宗长老教会的长椅上。顶着男人一样的平头,我提醒自己我只是来见上帝,并非融入其中。突然,一副我和每个所爱的人在痛苦中挣扎的景象如潮水般涌入脑海,淹没我的意识,将我牢牢捆住。

我在与我所有的一切抗争。

我不想要这样。

我没有要求过这些。

我数算代价。我不喜欢等号另一边的数学。

我到底是谁?上帝要我成为怎样的人?

但是,上帝的应许如同浪潮涌入我的世界。一个主日,肯的主日讲道是关于约翰福音7:17耶稣的话“人若立志遵着上帝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上帝,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这节经文显明了我所站立的流沙。我是一个思考者,我被雇看书写书评。我期望生活的其它方面也像这样,先理解了才去遵行。我想要上帝用我的语言告诉我为什么同性恋就是罪。我想要是那个做出判断的人,而不是那个被判断的人。

但这节经文应许说先遵行,之后就会明白。对于这个问题我左思右想:我真的想要明白上帝对于同性恋的看法?还是我仅仅是想要就这个问题和上帝辩论?那个晚上,我终于祷告求上帝在我弄明白之前给我愿意顺服的心。我祷告了很长的时间,都到了凌晨。

当我看向镜子时,我没有看到自己有任何改变。然而, 当我透过圣经看向我自己的心时,我想知道我真的是同性恋吗?或者这是错误的身份认知?如果耶稣有能力让这个世界分开,把骨与骨髓,灵与魂剖开,那么祂能让我真实的身份显明吗?我到底是谁?上帝要我成为怎样的人?

然后,一个平凡的日子,我张开双臂来到耶稣面前,赤露敞开。

在这场世界观的争战中,肯一直陪着我;弗洛伊一直陪着我。这间为我祷告数年的教会一直陪着我。耶稣胜利了。我整个人支离破碎。信仰的转变好像一列火车的失事,我不想失去任何我喜爱的东西。但是,上帝的声音在我生命的乱石堆中唱起了一首爱的乐歌。

我软弱地开始相信如果耶稣能战胜死亡,那么祂也能让我的世界正常。我尝试地饮尝圣灵带来的安慰,我得享私下的平安,然后在群体中,现今在上帝之约的子民之中,在那里有一位称我为“妻子”,许多位称我为“母亲”。

我没有忘记耶稣基督为我的生命所流出的宝血。

我从前的生活在我心的边界觊觎伺伏,依然像把刀似的反射着冷光。

(注:罗萨里亚.尚帕涅.巴特非尔德是《一个不可能归信者的隐秘思想》(皇冠和盟约)的作者。她与家人现居北卡的杜伦。她的先生是杜伦的第一改革宗长老教会的牧师。大小标题均为《境界》编者所加 )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伯公仔变耶稣仔——陈道明牧师       下一篇:买房记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