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与大作曲家黄安伦成为兄弟

与大作曲家黄安伦成为兄弟

作者:范学德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6-03 21:50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1.第一印象

  十多年过去了,还忘不了第一次见到黄安伦时留下的印象,一个朴实、真挚、热情的汉子,满口京味。那是2003年4月12日,我又一次去多伦多。行前从朋友那里要来了黄安伦家的电话号码,自报家门后,问能不能见他一面。他爽朗地说,太好了。来吧,我们好好聊聊。那时,他是国际上知名的作曲家和钢琴家了,没想到,一见面后,他一点架子也没有,衣着、打扮、发型,跟普通人一模一样,一个地地道道的知识分子。笑起来特别爽快。

  他是和妻子欧阳瑞丽一道来的。见面就说,我们先去吃饭,一边吃一边聊。你是东北人。我领你去一家最地道的东北小馆。小馆子不大,我们在角落坐好,然后他说,我们先点一道酸菜炖白肉,这是你们正宗的东北菜,这里的酸菜是老板娘自己腌的。剩下的东北菜我就不熟悉了,你点。我说好,就点了干炸黄花鱼,东北大拉皮。那顿饭,我一直忘记不了。

  那天我还问他,你为《迦南诗选》配的五线谱弄完了没有?安伦说,感谢主,今天刚刚完成。一共配了50首,有5种唱法,独唱的,合唱的,二部合唱的和五部合唱的,连卡拉OK都有了。

  就这样,《迦南诗选50首》五线谱精选集成了。我知道安伦是一位创作力旺盛的大作曲家,竟然拿出一年的时间为《迦南诗选》配五线谱,很是敬佩。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他回答,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荣耀上帝。一年前,安伦失去了独生爱子,他告诉我,世人所追求的一切,上帝已经都给我拿去了,连孩子也被主接去了。上帝要我把一切都献给他。我问,那是什么?他说,我的心。

  饭后我到了黄安伦家中,他家客厅大墙的正中央挂了三幅音乐家的画像:贝多芬、莫扎特和巴赫。巴赫的画像在中间,远远大于其他两人的画像。安伦一再说,我最敬佩最喜欢巴赫。太伟大了。安伦说,巴赫在他的作品上总是写上三个字:S.D.G.荣耀主,现在,这也成了我创作每一个作品的心愿。

  安伦说,当代所谓的新艺术,其实就是以丑为美。我说,也许还要加四个字:以怪为美。安伦说,这是近代以来高举人的思想文化思潮带来的必然结局。人拒绝上帝,要把上帝从哲学,宗教和文学艺术中完全驱逐出去,让人自己来充当上帝。于是,越到末流,就越是去表达人心中最黑暗的东西,幷且是以欣赏赞同的眼光去表达。他说,整个西方艺术的发展脉络就是一个寻求神,荣耀神和与神背道而行的历史。如果把西方基督教文明称作神的殿,那么,现代许多艺术家所作的工作,就是争相拆毁神的圣殿。

  安伦告诉我,上帝交托给他的使命,就是在音乐这个领域中“重建神的殿堂。”它就在人心中,一颗爱主爱人的心,就是一座圣殿。

  我们俩越聊越高兴,兴头上,黄安伦问,你愿不愿听一下我的作品,我说,求之不得。快放。放了《迦南诗选》后,安伦又放了他写的《生命的赞歌——复活节大合唱》的录像带,我边听边对他说,这就是我寻找的中华基督教文化的原创性作品。我喜欢你曲子中的力度,大气磅礴。现代的许多基督教歌曲实在太软了,词也太软了,但你的曲子中有一种阳刚之气,这大概就是壮美吧。

  已经是午夜了,安伦说,我还写了一部混声大合唱——《启示录》,真是呕心沥血。我说,无论如何今晚得让我听听,欧阳瑞丽怕影响我明天的讲道,说就听一曲吧。但还没有听完这一曲,我就被迷住了。我说,太好听了。我不懂音乐,我评价乐曲一直都很简单,就是好听,还是不好听。《启示录》实在太好听了。于是,我坚持听完了下面的几个曲子,特别是当我听到女高音反复吟唱“主耶稣啊,我愿你来”时,我非常感动。这旋律和歌声,把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情感,化为美妙的乐章。

  2.复活

  那以后,每次到多伦多,一有可能,我总是要到黄安伦家坐坐,听听他的新作品,受点音乐的熏陶。有时,也听听一些大师的作品。

  2007年4月初,我又一次来到多伦多,见了一面后没聊透,又约定星期一再见一面,安伦说,学德,我要请你吃顿大餐,保证叫你一辈子忘不了。我好奇地问,什么大餐啊?他说,马勒的《复活》交响乐!你就听吧,保证会把你震撼得一塌糊涂。

  10点半刚过点,黄安伦就开车来接我。我一上车,他就兴奋地谈起了马勒。学德,你知道吧,《福音》那个电视片,用的就是马勒的《复活》,太棒了!我说,老兄,你也应该写一部复活啊。安伦笑了,你听了马勒的就知道了,登峰造极,没我的事了。复活,写完了,没我的活了。紧接着,他抓紧时间给我普及常识,介绍马勒《复活》的各个乐章。

  到了他家里,他先把一个小沙发拉到靠近音响的地方,说你坐在沙发上,听起来舒服。又问我,喝咖啡吧?我说,我没有特别爱好。安伦说,尝尝,别人送给我的,好咖啡。接着,又给了我一包小点心,让我先垫垫肚子。一切准备就绪了,安伦开始放CD了。刚放一会儿,又停了,他说,要调出中文字幕,让你看看歌词。

  那天一听,真的就被震住了。“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受苦?“这是马勒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无数人的问题。我在音乐中听到了死亡的脚步,连心里都感觉到冷了。安伦又换了一张碟,他说,柏林爱乐队,和伦敦交响乐队,都是最棒的,你听听这两个大指挥家的指挥,没的说了。

  乐曲在演奏之中。寂静之后,突然吹响了号角。我感觉那好像是从高天上传来的声音,非常神圣,整个的心都被震撼了。1894年,马勒参加了好友的葬礼,在葬礼上听到了克洛普托克的《复活》。他说,“从风琴坛上传来了克洛普托克《复活》的合唱。于是像是受到了电击一样,我受到了感动”。于是,他一气呵成,写就了《复活》这千古绝唱。于是,我听到了那最美的《复活颂歌》:

  复活吧,是的,你将复活,我的尘土啊,在短暂歇息后,你将复活。

  主将召唤你,赐你永生。

  噢,信主吧,我的心,你要相信。

  你没有失去什么,

  你拥有的,是的,你渴望拥有的,都归给你

  凡你所爱的,

  凡你所祈求的,都归给你。

  噢,相信吧,你的降生绝非徒然,

  你的生命和所受的苦难都绝非徒然。

  。。。。。。

  复活吧,是的,你将复活

  向着上帝,向着上帝

  歌声结束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还回响着那至柔的呼唤,复活吧,是的,你将复活。

  就在2007年的受难节,我看到了黄安伦指挥的《复活节大合唱》的彩排,地点是在多伦多唐人街的华人浸信会。这首大合唱,是唐佑之作词,黄安伦作曲,那天又由黄安伦亲自指挥。我进到教堂里时,安伦兄正对诗班说什么,背对着我。我在教堂中间的椅子上找了一个座位,悄悄地坐下。安伦的妻子——钢琴家欧阳瑞丽弹钢琴。她看见我了,过来跟我说,为了让我听到全部的大合唱,安伦让她连前奏和间奏都弹。她这几天手指头正疼着。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好。黄安伦讲完话了,回头看到了我,高兴地走过来,并且给我拿来了一份歌谱,他让我好好看,等彩排完了我们再聊,我说好。我拿出了一盘黄安伦的CD请他签名,这是国内的一个朋友索要的。

  《复活节大合唱》是安伦1985年底写的!这是华人音乐史上第一部复活节大合唱。

  不久,彩排开始了,琴声,歌声。合唱:“神使人在夜间歌唱,在黑暗之后必有黎明”。歌词真美,旋律真美。希望在哪里?大合唱,排山倒海,“他已经复活了。主已经复活了!复活了!”

  3.中华文化中的第一部《安魂曲》

  黄安伦怎么也没有想到,十七八年后,正是复活这一个盼望,支撑着他活下去,并写出了华人世界中的第一部安魂曲。那年,他正在北京录制曲子,忽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他的独生子遇难了。在飞回回多伦多的飞机上,一开始,黄安伦一再地问为什么?后来,他的视线落在了圣经的一段经文上,“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是的,死亡被战胜了,耶稣已经复活了。在儿子的葬礼结束后,妻子对安伦说,孩子不在这里,是吧?

  我曾说道,几千年来,中国死了无数人,但却没有一部死亡之歌——《安魂曲》。2004年9月12日,这个空白终于被填补了,大作曲家黄安伦创作的汉语世界中的第一部《安魂曲》,在香港文化中心首演。当安伦指挥,香港圣乐团演唱这部伟大的作品时,许多听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演员,指挥,亦如是。

  这部《安魂曲》长达1个小时10分之久,但却没有任何音乐伴奏。我曾在安伦家中和他一起听过好几部他的作品,唯独这部《安魂曲》,我却从没和他一起欣赏过,但这几年来,这部《安魂曲》又是我听得最多感触最深的。在许多次的讲道中,我曾情不自禁地唱起《安魂曲》中最后的一首歌。

  圣经中《诗篇》的第23篇,是古今中外的基督徒最喜欢的一首诗。《安魂曲》就用它作为结尾:“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我第一次听完它后,立即打电话给安伦说,这是天上之歌,太美了,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只有一遍又一遍地聆听。

  这个碟子也是安伦给我烧的,然后寄给了我。我曾听坏了碟子,于是,安伦又为我烧一盘,再寄过来。许多次我一边写作,一边听安伦兄的《安魂曲》,一边听,一边流泪。有时,长途开车,我总是带上这个碟子,一直把它听完。

  第二曲的一开头,就把我带到了心灵的最深处:“主啊,我在深处求告,求主垂听我恳切的心声。”每一次听到女中音反复吟唱“深处”两字时,我的心总是颤动,不自觉地祷告,主啊,唯有你知道那深处在哪里?唯有你知道那深处有多深。主啊,只有你知道,求你垂怜我,求你垂听我恳切的求告。而当合唱团用无比柔和的歌声一遍又一遍唱出“慈悲的主”时,那甜美,那慈爱,又一次又一次打动了我的心,我从心中发出赞美,主啊,你是爱,你是慈悲的主,你的爱,是我们活下去的力量和盼望。

  世界上最伟大的作曲家,一生的最大梦想之一就是写一部安魂曲。安伦对我说,他们写得都太棒了,根本就没有我写的份了。但是,上帝给我留了一个空,从来没有人创作过无伴奏的大合唱,于是,我就写了。他完成了这部安魂曲后,只用中文的三个字来表达他的心愿:荣耀神。而我想对他说的是,这个安魂曲,把我的灵魂一再带到了上帝的爱之中。

  尾声:

  最近一次见安伦是2013年年底,他们夫妇来芝加哥参加一次营会,担任诗班指挥。虽然这次到了我的地盘,但他那几天简直忙坏了,我连请他们出去吃顿饭都不成。没办法,我只好亮亮我的绝活——烙好了饼送给他们。正好欧阳瑞丽说,太好了,面食中我不喜欢面条,也不喜欢包子,就喜欢吃饼。我连声感谢主。

  我对欧阳瑞丽说,你辛苦了。欧阳说,还好。两年前我就不让安伦教琴了,一心作曲。我说,哇,这样你们生活就更清苦了。欧阳说,没关系,我们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我无语了。多年来,为了支持安伦创作圣乐,欧阳瑞丽放弃了自己成为钢琴演奏家的梦想,默默地教学生,挣钱,养家,一直到今天。我想,这就是十字架的路吧。而安伦能走到今天,正是由于妻子无私的奉献和支持。

  那几天,我几次看到黄安伦排练后累得连饭都不想吃了。一次,我和欧阳劝他吃过几口后,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打开包,拿出一个碟子对我说,学德,这是歌剧《岳飞》首演的碟子,在厦门首演,指挥是郑小瑛,85岁的老太太。我为安伦高兴,这是他在35年前写的大作,如今终于上演了。后来安伦对我说,他还有一些作品没有录制,演出,不管了,就写下去,一切交给神。我说,我为你做不了什么,只能在主面前为你祈祷。


【作者简介】 范学德,50年代出生在中国大陆。19岁入党,1978年考入吉林大学哲学系,1985年考入**中央党校,获硕士学位。在中共辽宁省委党校教授哲学多年后,于1991年秋来到美国。在教会中与基督徒激烈辩论信仰三年半后,于1995年年初信耶稣,成为基督徒,一年后到慕迪圣经学院读研究院。毕业后他经常在北美、欧洲、澳洲等地布道,其它时间从事写作,出版了《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心的呼唤》、《梦中山河——红小兵忏悔录》、《活在美国》和《细节中的文明——寻找美国的灵魂》等十多本书。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上帝帮我夺回叛逆的儿子       下一篇:别忘了,祂是活神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