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我归主的历程

我归主的历程

作者:基督教华人网     来源:基督教华人网 时间:2018-06-28 09:50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在我近四十年的人生经历中,有许多的人在我身边突然离去,有的是突如其来的事故,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便一命呜呼;有的是感到人生无望,选择结束自己的性命;有的是劳累过度,突然心肌梗塞;有的是患下绝症,得不到医治而遗憾离开。我在死亡的边缘,与以上每一类都擦肩而过,但有一双大能的手拽住了我。最终在我患下绝症,还不知道将要灭亡的时候,有一位爱我的好心人为我流血舍命,以他的生命代替我的死亡,赐给了我新的生命。这一位爱我的好心人就是主耶稣基督,他为我死,为我复活。如今我的生活常常充满了平安喜乐与盼望。在这里,我想与大家分享神在我身上和我家中的救恩,也希望跟我有类似经历的朋友能同样蒙福,得到这样的恩典。  

童年家境——父亲早逝   

我出生在湖南一个很贫穷、偏僻的农村。在我童年的日子,挨饿受冻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内容。我们的衣服大都是自己用棉线织的粗布,常常衣不蔽体;吃的主食是红薯丝,常常是饥肠辘辘。当时我们那里一个全劳动力一天起早贪黑的工价是一毛九分人民币,所以有好些家庭连食盐都买不起。我们家的命运比其他家庭更凄惨。我父母有五个孩子,可我父亲在他三十七岁的时候因劳累过度,一直卧床不起,家里没有医疗保险,又没有钱,借也没门。一直拖了三年,看了几个农村的赤脚医生,最后不得医治,我父亲便死了。那时他三十九岁,就是我今天的年龄。他留给我妈五个小孩:最大的十五岁,其次十岁,八岁,五岁,最小的三岁。我是中间的一个,那天正好是我八岁生日。我父亲过世后我们的生活比过去就更加艰难了。连住的四间小泥房也被迫拆掉两间去还债,尽管两间泥巴房的价值不到三十美金,但我们没有其它任何办法。生活的出路在哪里,似乎没有任何指望。我们当时最大的心愿是:有一天能吃上一顿白米饭,能真正吃饱。同时,在那封闭的山沟,没有电灯,也没有马路,几乎是与世隔绝。我在上高中前,没有坐过汽车,也没有见过火车。我记得上高中时第一次坐汽车进县城,走了好几里山路,看到汽车,激动得不得了。进县城,看到火车,更是兴奋,有时甚至逃课去看火车。

民工生涯——同伴猝死   

几年之后,我们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化:姐姐已嫁人,哥哥在家作农民,弟弟妹妹在上学,我也结束中学的学习外出作民工。吃饱饭的问题解决了,新的困苦与烦愁又开始了。中国的民工没有身份和地位,做最下贱的工作,拿最少的收入;没有任何的人格尊严,更谈不上有什么劳动保险与医疗保险。我搬过水泥、拉过板车;作过采石工人,也作过建筑泥工。我搬水泥的时候,两包共两百多斤重的水泥要一趟一趟搬到三、四层高的楼房,那时我体重约一百多斤,对于身体瘦弱的我,这份工作实在不容易。然而,这份工作还是靠在城里的姐夫找关系才得到的。我记得在建筑工地洗石灰,石灰水有很强的腐蚀性,常常渗入胶鞋,腐蚀脚掌脚趾,血滴直往外冒,钻心的刺痛。当时是大冬天,冰天雪地,寒冷彻骨。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停止工作,简单的包扎,就得马上工作。但包扎很快被腐蚀,就只能忍受。当时真希望有医生给我处理并给我一些止痛药,但看医生似乎与我们民工无缘。   

冬天,我们十多位民工睡在简易的工棚里,四面寒风,冰冷兮兮;夏天,我们睡在工地上、马路边,蚊虫作伴,也颇感亲切!有一天夜晚,我躺在工地的卵石上,望着满天的星星,思想什么时候会有城里人的身份而不露宿街头。但很快在蚊子的催眠声中我便进入梦乡,醒来一切照旧。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我拖着板车在城里拉货,在一间办公房门口经过的时候,玻璃门缝里渗出来的冷气让我感到特别凉爽,我又在做梦: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在这样的房间呆上一个小时我一定会很满足!这是我当时对幸福人生的最大愿望。   

我的命运确实有了一个大改变,那是在1985年端午节的时候,我们沿着京广铁路线挖地沟、铺通信电缆。睡在我隔壁床的朋友出事了!那天他很早干完活,就去铁路对面的水沟里洗他的衣服,回来的时候不小心被火车撞上,一个活生生的小伙子,刹那间就变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我和另外一位民工朋友把他从火车底下拖了出来,大喊:“快!快!快找医生!”可任何医生也无力医治他。他的嘴巴动了两下,就断了气。他的头颅骨被火车撞破,脑浆都流出来了。人在车底下已打了几个转,全身都糊着机油与鲜血,左脚也折断成两截,只剩下一块皮连着。我与那位朋友把他的尸体抬到河边,把他身上的脏污洗干净,又找来一些医药纱布作了包扎处理。然后我们便等候政府和施工单位的处理,或许可以拿到一些钱给他家里,也算是个安慰。没想到,铁路部门没有任何的赔偿,我们的施工单位也不给任何补偿:因为他是民工,没有身份,象征性地给了二百元人民币。当时在国内买个木棺材大概需要五百元人民币。后来我们就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给他买了棺材,把他的尸体放进去送到他家。他家里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一个约三岁的小孩,太太肚子里怀着一个马上要生产的小孩。全家指望这个小伙子出去赚钱来养活这个家,谁知一个健壮的人出去,送回来的却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回家后,我很有感慨:做民工真是命苦啊!没有身份,没有保险。前途在哪里?于是我便下决心去读书,寻求命运的改变。
体验生活——死神擦肩而过   

后来,我的命运似乎有了根本的变化。我通过一年的努力拼搏,考上了大学,我不再为我的户口、身份发愁:如今,我是吃上“国家粮”——端上“铁饭碗”了。   

1988年的暑假,我为了体验过去的民工经历,找到三位民工朋友同他们一块去岳阳郊区云溪的一个采石场作采石民工。我们的工作是将山上的岩石炸开,然后一块一块抬到大卡车上。   

开工前我们跟雇主先签“生死合同”,也就是说,死人事故常有发生,但后果自负。有一天我们的工作正有成效的时候,我的心非常不安宁,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要

去城里我姐姐家,我的同伴很不高兴,因为三个人没有办法干活,但无奈我坚持要离开,他们也只好让我走了。我离开了采石场去我城里姐姐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坐公交车回来的时候,把装日记本的书包忘记在车上了,等到公交车回来我找到书包,赶回工地,比原计划的时间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可就在这一个多小时里,我们干活的地方塌方了,上百吨的石头从五  六米高的地方落下,响声震天。我的同伴因为我的缺席无法工作,所以没有一个罹难,否则全都会成为肉酱。这时候我们开始害怕起来,我们决定辞工走人。那天中午,我们沿着马路从采石场往汽车站走,我远远落在同伴的后面。突然我看见一辆拖着满满一车石头的大货车从我的身边擦过去,差点把我卷进去。回头一看,货车完全失控。那时正是工厂中午下班的高峰期,很多骑自行车的人就一个一个滚到车轮底下去了。货车最后撞在路边一棵大梧桐树上停了下来,梧桐树差不多被拔起来。马路上几  十米的路面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一天我就经历了两次死亡的场面,我在想:“铁饭碗”不能保人的命啊,人的明天在哪里,真没有准数啊!我又想:为什么我没有死?冥冥之中肯定有股力量在保守着我,也许每个人的命运都在某种力量的计划安排之中。那时我不认识神,不知道神掌管我们的每一天。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怀念我的母亲       下一篇:我怎样从无神论者成为基督徒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