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小小羊儿回家了

小小羊儿回家了

作者:基督教华人网     来源:基督教华人网 时间:2018-06-20 09:31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红红的太阳下山啦!咿呀嘿呀嘿!成群的羊儿回家啦!咿呀嘿呀嘿!小小羊儿随着妈,有白有黑也有花,你们可曾吃饱啊。天色已暗啦!星星也亮啦!小小羊儿随着妈,不要怕,不要怕,我把灯火点着啦!呀嘿!呀嘿!呀嘿!”

当我决志时,就想起了这首儿时唱过的歌。小小羊儿回家了,牧师说我是失路羔羊,在羊圈外流离兜了一大圈,最后终于失路知返,归回天父的器量。

一、童年梦断

着实我十二岁就受洗为上帝教徒,今后六年,星期天的主日弥撒我很少缺席过,也在教会资助神父做一点服事的事变。神父送一本圣经给我,要我好好读,可是我总读不下去,创世记翻不了几页就憎恶了,想人类一开始怎么就有那很多的事端呢?看起来和当代人的纷骚动扰有什么差异呢?这本书那么厚,又那么无趣,不看也罢!因此在教会几年下来,对付圣经的相识也不外是几则耶稣说的故事罢了,我最耳熟能详的就是“荡子转头”和“穷未亡人的两个小钱”等等。我经常想荡子转头有爱他的父亲切情的拥抱,而我呢?有谁会包涵我,给我一个拥抱呢?

十一岁那年,我的生命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介入了一个世界性的音乐角逐(着实原本该我学长介入的,他临阵脱逃,便由我代表他出赛),筹备进场之前,先生正为我的琴调音,就在前台的与赛者将近演奏完毕时,“迸!”地一声,琴弦断了,我的心也随着绷紧了起来,先生固然慰藉我说: “没相关!没相关!顿时就可以装好!”然则,我整小我私人却仿佛不听使唤了似的,无法安静下来。虽然,那天的示意和泛泛差了许多,我本身也很惆怅。

原本,我是一个不怕上台的孩子,每次出去介入音乐角逐,我就很兴奋,由于既不必去上课,又可以出去玩,得不得名,对我也没多大的影响。但那一次差异,我的父亲和他独一的姐姐(我的姑妈是我父亲在台湾独一的亲人)都坐在台下,第一次听我拉琴。在这之前,父亲从来没有介入过我的任何角逐。我看到他扫兴乃至是絕望的心情,也看到姑妈带着慰藉的心情,我想他们必然认为我不外尔尔,不必再操心种植了。

其后我才知道父亲为什么那样扫兴,原本那次的角逐是最后一次以公费送小留门生出国深造的机遇。其时我的表哥、表姐都已出国读书,大表哥也是公费留学的优越门生。父亲虽然也等候我可以或许出国读书,可是没想到我的示意不外云云,扫兴之情天然不在话下。

跟着那一声弦断,我开始辞别本身的童年。不知道是幸照旧不幸?那一声弦断就像我生掷中的发蒙,以后我发明人生并不都是无忧无虑的,今后的二十年,我不太敢碰琴,仿佛我不再能演奏出好的音乐了。

二、“失败”是我的注册商标

这件事压在我内心,就像一条冬眠的毒蛇一样,每当我神色舒畅的时辰,它就从我心底钻出来,讥笑我:“你兴奋个什么劲儿?你是个失败者!”“失败”仿佛成了我的注册商标,跬步不离地随着我;我到哪儿,失败就跟到哪儿。它啮噬着我的快乐,我的芳华。于是,我爱上了秋日,由于那落叶的冷落,犹如我的心境。可以说我的童年就像炎天一样,金黄光辉灿烂,学音乐、学跳舞,天天都是无忧无虑的,但此刻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上了中学往后,一方面家里弟妹浩瀚(我是老大),袓父又三天两端住院,父亲只是一公事员,承担极重,就实行经商赚钱。但几年下来,他的买卖仿佛只有第一回合是赚钱的,接下来就要赔钱,最后父亲只好提早退休,以退休金还债、还袓父的医药费。我本身也从国中开始一向到大学结业,每年的寒暑假大多在打工中度过,我做过各式百般的事变,卖鞋子、倾销杂志、卖早点、排除衡宇、幼儿园助理先生,百货店陈列员等等。但我并不觉得苦,也从未诉苦,心中总有一个光亮的设法,等候来日诰日的太阳仍旧光辉灿烂升起,但愿就在来日诰日!

就在这种对将来布满但愿、又在当下感觉到失败的情感中,我度过了难挨的六年中学糊口。六年里,我固然上教堂,也介入不少教会勾当,却谈不上有很大的感觉或打动,更谈不上安全与喜乐。就是向神父告解,也经常得想个老半天,委偏言出几个芝麻绿豆的事端来怨恨——一方面是认为本身没什么罪,一方面首要由于“心”是麻痹的。

尽量云云,我心底仍有一个渴望,渴望考上大学可以让父亲对我昔时没拉好琴的神色获得体贴。于是我把联考志愿表全填上了法令系,同心用心想在将来当个好法官,灿烂门楣。没想到联考发榜,我竟以0.75不到一分之差落榜,固然在夜间部大学联考中考上东吴法令系,方圆的亲朋也以为这是个勤学校,更有优越的法令系传授,但失败情结仍旧像乌云一样覆盖在我心头,一分一秒都扎心刺痛。我知道只要我改考文组,那早就上榜了,只是我到底要姑息考上就好,照旧要按着我的志愿走呢?我选择了后者,只好包袱失败的疾苦。

年青的我,独自离家北上读书,我的精力支柱来自学校的学姐、学长及同窗们,他们都很照顾我、疼我,奇怪人的糊口天然也是多彩多姿,我也能融入课程的爱好中。但经常那漫长的白昼,就在孤傲不语中度过。直到有一次周未回家省亲,饭桌上父亲沉默沉静不语,如有所思。我问他怎么回事,父亲溘然表情一变,手指着左前线说:“那XXX也考上了大学!”我一想,他指的偏向是我们的邻人,他们的侄子正是那一年在我们宿舍区里独一考上白天部的。我的心一沉,回到学校后再也无法用心上课,最后只好休学筹备重考。

重考的日子,使我的日子越发惨淡,更为难得,我寄住在同窗家,白日他们都出门了,我把本身关在房子里,把全天下弃在表面。有一天,我把书摊在桌上,心思却漫无方针的流窜,顺手在一张纸上埠孟地写着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待我醒转返来一看,“哀莫大于心死”、“哀莫大于心 死”、“哀莫大于心死”……竟写了满满一张!无情的煎熬却教我死命也要考上白天部大学。

三、由你“荒”四年

终于,我考上了白天部大学,但并不是我想要的科系。重做奇怪人,学长说“大学”就是“由你玩四年”(university),我比如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旦飞到了一个辽阔的天地,却又不知道要飞往那边去。我把教会丢在脑后,试图探求本身的人买卖义,上教堂就只在回乡时去应个卯罢了。

外表看来,我像一个康健宝宝一样,又蹦又跳,在社团里和各人疯成一团,私底下的我仍锁在自我的象牙塔里。于是,我把本身的情绪请托在舞台上,在哪里我随便地称赞、随便地表演戏里的脚色,由于我不敢演我本身,深怕人一相识我,就把我懦弱的“坚定盾牌”给戮穿了。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神唤回流落的游子       下一篇:在瑰丽彩虹的止境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