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感恩见证 > 那原来就是我啊!

那原来就是我啊!

作者:基督教华人网     来源:基督教华人网 时间:2018-06-20 09:28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一个不怨恨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眼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我是罪人,这是我情绪上最难接管的一个判定,也是我反感基督教的重要缘故起因。巧的是,我第一次介入查经,主题就是罪!基督徒旁征博引地表明:大家都有罪,人是罪人。他们虽没说我是罪人,但我大白,我已经被圈在罪人的队列中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人说我有罪,是罪人。这话太离谱了,太不中听了,我完全无法接管。我犯了什么罪?怎么好好的同你们基督徒刚打交道,一下子就酿成了罪人?岂有此理!於是,我汇报他们:讲中文的人都大白,罪人就是混混、无赖、盗贼、凶手和社会渣滓。怎么能说我们这些大好人也是罪人呢?我勉力为“人不是罪人”辩护。我回避罪在我生掷中的详细示意,基督教,而把眼光齐集在“罪”的字源学意义上,反覆夸大罪在中文中意味著什么。“罪,犯禁也。”《墨子·经说上》有罪就是作恶或犯罪。罪人,就是被法官判刑的人,罪犯,该关进缧绁。

  我完满是凭证我的文化配景和中文水平来领略罪。就字源学而论:我不肯听也不想大白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圣经中,罪字的本义;也不懂译成中文的罪字,在基督教文化中有非凡的涵义;乃至也不知道在中文中,罪字也当错误,纰谬解,“王曰,此则寡人之罪也。”《孟子·公孙丑》横竖我就是不认可我是罪人,基督徒怎么表明,我也不肯听,听不进去。此刻我大白了:当我不认可我是罪人时,我也就拒绝了耶稣。一个不怨恨罪的人,走不到耶稣的眼前。因耶稣来到世上,本是来召罪人的。

  之罪,从何而来?我徐徐地认可了:凭证圣经,我是有罪的。但我不认可我是罪人。我以为:我虽有罪,但罪不在我。我之以是有罪是因我有罪性,而我的罪性虽内涵於我,却非始於我,它源於人类始祖亚当的犯法。以是,即便我有罪,也不外是亚当犯法这个变乱的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连累者。可亚当犯法并没有与我协商,我也基础没选择亚看成我的祖先。以是,从来源上看,我对我的罪性没有责任。我的心愤愤不服:既然天主你缔造了人,为什么应承他们背离你的意志,成为叛变的人,你既知人要起义你,为什么还造他,并让我吞下这罪孽的苦果呢?基督徒经常援用奥古斯丁的原罪论来说服我。

  他以为,错误完满是亚当本身造成的,天主没有任何责任。统统错误都源於亚当的自由意志。这意志本是善的,但由于是自由的,以是能作错误的选择。由於亚当做了错误的选择,因此,在他内里的人,都一同与他犯法。由于全部的人都来自他,每小我私人也因此由他别离遭受了原罪。

  这个表明并不能说服我。我想,既然圣经说天主所缔造的统统浑然一体,那么,他缔造的亚当也肯定云云。一个美满的存在物,其自身不行能包括任何不美满的身分,或任何能导致其转化为不美满存在物的身分,不然他就不美满。而且,他不能在此时美满,彼时不美满,幻化无常,美满的存在只有一连其存在才是美满的。同时,他只能存在於美满的情形之中,否则,他与情形的不谐和,也会造成他的不美满。既然亚当已经犯了罪,他怎么会是美满的呢?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蛇的勾引,我认为也难以自圆其说。因这等於认可情形的不美满。它存在著同样的坚苦:

  第一,谁缔造了蛇?或蛇怎也许酿成险恶的?这和问亚当怎能犯法是统一个题目。
  第二,人怎么也许被蛇勾引?假如亚当自身不存在被险恶所勾引的身分,纵然险恶引诱他,他也不行能犯法。
  第三,天主为什么应承险恶的蛇,引诱他所缔造的美满的亚当,从而,粉碎了他缔造的柔美调和。

  把亚当的坠落归结为他的自由意志,也令我不解。天主赋予人的自由意志既然是好的,那么,亚当运用他的意志选择时,应自然倾向於选择好的工作。即选择听从天主,或倾向於选择好的工作。但他现实却选择了违反天主的意志,因此,在他的意志中,至少包括了选择罪恶的也许性,潜能,倾向。而且,它极轻易在外界勾引下,选择罪恶。因而,他的自由意志不行能是纯粹好的。

  这些题目不想则罢,越想越糊涂,罪从何而来,我不大白。

  一日,溘然彻悟,我怎么也许大白罪从何来呢?当约伯狐疑於义工钱什么耐劳时,天主并没有答复他的题目,反而问他:是谁缔造了万物。约伯能说什么呢?他只好以手遮口,不再措辞。

  为什么约伯不措辞呢?是他无话可说?照旧他不应再措辞?我再三思索,想来想去,终於大白了约伯是不应再问。由于那题目本不是人该当问的,也不是人通过理性可以完全领略的。以是,约伯选择了沉默沉静。

  假如天下是天主缔造的,我起主要问谁是缔造者;我面对的第一个决议是:信,照旧不信天主。

  我舍此大题目不问,反而在其他题目上胶葛不休岂不是舍本求末!

  约伯在天主眼前沉默沉静了。他沉默沉静了,因他信托天主,对天主有信念。理性上表明不了的题目,他用信念接管它。我不信,以是,问个不断。

  就是罪。不管我是否知道它从何而来,它老是在这儿,即在我的生掷中。

  几年来,读圣经时,我最难接管的就是《创世记》和《罗马书》。但稀疏的是,我读得最多,思索的最当真的恰好也是这两卷,尤其是《罗马书》。它对我心灵的强盛震撼是一连性的。

  “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大白的,没有探求天主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积德的,连一个也没有……安全的路他们不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天主。”“众人都犯了罪,亏缺了天主的光彩。”(第三章)“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天下,死又是从罪而来的,於是死就临到世人,由于世人都犯了罪。”(第五章)这些话语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剑直刺我心,使我内心很不自在、很不惬意。我一方面认可,它包括了直面人生,直指民气的强盛力大举量;另一方面,我又力求减弱这些话语的锋芒,磨平它们的棱角,以为它们太极度了、太绝对了、太过火了。可是,无论怎样,在圣经的反覆攻击之下,我终於熟悉到了,罪就是罪。不管我是否知道它从何而来,它老是在这儿,即在我的生掷中。它的存在意味著我生命的不美满。而一个不美满的生命,若与美满的生命自己对比,就是对美满生命的亏缺、破坏、失踪。人的现实存在,是一个不美满的存在。我的存在亦云云。

  我认可:在此世我永久也不行能大白,罪为什么发源於天主所缔造的谁人美满的人。罪的发源,是一个令我理智狐疑苦恼的奥秘。但这天下有很多机密都不是人能完全熟悉的,对於这天下的机密天下,我为什么不保持沉默沉静,只让诧异的心来观照它呢?连提出了原罪这一见识的奥古斯丁,也认可罪的发源是个机密。他说,“意志从稳固的善转向可变的善的那移动,由何而起呢?这种移动,确是恶的……意志从主天主移动分开,确是罪恶。但我们决不能称天主为罪恶的缘故起因吧?以是这种移动,不行能是从天主而来。那么它的源头是什么?若你这样问,而我答复说,我不知道,你大概要大失所望,然而那是一个真实的答复。由于往往虚无,就不能被人知道。”

  基础的题目不在於:只有当大白了原罪是何故也许的之後,我才气思索我是不是罪人。而在於:当我无法否定世人都犯了罪时,我是否定可本身是世人中的一员。

  真不知道,我心田的暗中有多深!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信念与安全       下一篇:维也纳的春天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