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福音 > 福音资料 > 全新的角度读圣经——列王记上8

全新的角度读圣经——列王记上8

作者:康来昌     来源:未知 时间:2015-06-12 23:16 奉献支持
微信订阅号:




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

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

我们的微信号:meirijidujiao





经文:列王纪上11:23-37

再来看看「利逊」这个人,是神兴起他来作所罗门的仇敌,「神又使以利亚大的儿子利逊兴起,作所罗门的敌人」。


神可以兴起人攻击我们,也可以兴起人作我们的朋友;神可以使万物为我们效力,神自己也是我们的朋友。让我们信靠祂,不要像所罗门,蒙神的眷爱,又被神兴起这麽多仇敌攻击他。

我们看到神做事是在历史中工作,不信主的人只会看到一些历史文化、眼睛看得到(或测得到)的一些因素,神学上这些叫做「第二因secondary cause」。今天你为什麽会来这裡?马英九为什麽会当选总统?太阳为什麽还没有熄灭?这一切都可以有科学、自然、历史的解释,我们基督徒不排斥这些解释,也研究它们。太阳为什麽可以烧这麽久?物理学家可以告诉我们;马英九为什麽当选?政zh i时势分析家可以告诉我们什麽原因;你今天为什麽会来这裡?因为有一个圣经查考课程。但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讲,这一切都是因为「神的旨意是如此」,这叫做「第一因primary cause」,是万事万物根本的原因。但这是我们基督徒才相信的,非基督徒不接受这个,我们也不强迫他们接受。因此有时我们跟非基督徒辩论要恰当,求神带领我们让他们无话可说,「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或作:眷顾)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前2:12)。有时候我们需要讲、指正,但也知道如果不是圣灵工作,你就算把所有证据都拿出来,包括耶稣叫拉撒路复活了这麽大的证据显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根本不信。我们的信是圣灵奇妙的工作。

在历史上可能也可以看到所罗门有仇敌兴起的各样原因,但这些原因后面有个世人看不到的真正、唯一原因,就是:是神这样做。

利逊「他先前逃避主人琐巴王哈大底谢。大卫击杀琐巴人的时候,利逊招聚了一群人,自己作他们的头目,往大马色居住,在那裡作王」。这有点像春秋战国,或中外历史上的尔虞我诈,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敌、友有时很快会改变。大卫跟琐巴人有争,这「利逊」是大卫的朋友还是敌人,不太一定。

也可以看到在所罗门统治时,或任何人的生活裡,这世界随时都可以叫我们立刻死亡(包括现在的空气裡充满了滤过性病毒),是神的恩典保守我们。当然也保守世上其他一切跟我们一样都该死的人,但神保守、恩待。

「所罗门活着的时候,哈达为患之外,利逊也作以色列的敌人。他恨恶以色列人,且作了亚兰人的王」这话是个伏笔,后来就看到亚兰人不断成为以色列人的仇敌。但他们曾经也是以色列人的朋友,包括是大卫、所罗门的朋友,也包括替所罗门建殿的推罗王希兰,这些北方的人都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仇敌。

也要小心讲「得道者多助―我现在因为亲近神所以朋友特别多」这观念。有时候是这样,在所罗门时就是,大家四邑来朝;但也可能你在跟世界的王―魔鬼撒旦作好朋友,以致你身边都是朋友。我还是说,我们是因信称义,不要以成败论英雄,不要觉得一帆风顺一定是主的祝福,事事碰壁就是在反抗神的旨意中,不一定的,我们需要有神的话,有圣灵让神的话在我们心中是真实的,但当然,不管怎麽属灵、熟悉圣经,我们总还是有盲点,因为受造物就是不可能完全。我们看到许多属灵人都有这情形,不一定是故意犯错,但不知道神要怎麽样带领。

耶罗波安叛所罗门

王上11:26-28,「26所罗门的臣僕、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也举手攻击王。他是以法莲支派的洗利达人,他母亲是寡妇,名叫洗鲁阿。27他举手攻击王的缘故,乃由先前所罗门建造米罗,修补他父亲大卫城的破口。28耶罗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

前面是外患,现在是祸起萧墙,内乱。神使用这人耶罗波安。我们也不能不看到这个人是很聪明,因为这人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所罗门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他自己就大有才能、智慧。把耶罗波安跟所罗门放在一起,就可看出耶罗波安真是很棒。因为如果是个庸才觉得耶罗波安很了不起的话,没有什麽意义,所罗门自己是那麽优秀的人,能看到另一个优秀的人,代表那人真是优秀。

耶罗波安来举手攻击王的原因,大概所罗门在这时已经逐渐显出他的统治有相当程度的暴虐,叫百姓很辛劳,甚至跟法老有点像。耶罗波安是所罗门手下负责建设工程的人,办事很殷勤、勤快。
这裡为什麽讲「约瑟家」?圣经中不太多讲约瑟是个支派,因为雅各给了他双倍的祝福,有以法莲和玛拿西,所以我们比较多看到的是以法莲和玛拿西支派。但玛拿西支派又比较衰弱,所以有时就用以法莲支派来代替约瑟支派。

以法莲支派是以色列几个大支派之一,其实也是后来国家分裂时北国以色列的主要支派。在这裡也可以看到当时的种族、省籍情结。以色列的分裂和团结都有有利的因素,也有不利的因素,不利的因素就是它有12个支派。就像中国要统一也不太容易,中国有56个少数民族,这样是很容易起争执、纠纷的。

约瑟支派可能一直跟犹大支派有冲突,甚至可以从雅各时就看到,他的12个儿子都不合,可以担当大任的其实就是约瑟和犹大。流便原来是长子,但在他们联合要卖约瑟时,就看到流便已经没有办法胜过其他弟弟们的意见。这在古时候是很少有的,我们中国人都这样讲,「长兄如父」,但那时流便无法制止这些事情。也在那时就看出犹大已经冒出风头,流便之后的次子、三子应该是西缅和利未,但他俩因为残暴,也失去地位,就是犹大起来主导,卖约瑟也主要是犹大的意思。约瑟后来跟兄弟和好,是因犹大讲的那番重要的话。以这最能干、最重要的两位来说,王朝还是以犹大为主,因为大卫是从这支派出来的,但经济和各方面的力量,约瑟支派足以跟犹大支派相抗衡。这两个应该合作,但他们长久以来就是不合作。

要再複杂一些,还有便雅悯支派,便雅悯是一隻撕裂的狼,很残暴,在国防、武装上的力量也很大,可能犹大和以法莲都需要拉拢他们(这在士师记也看到)。起码我们知道他们要合一真是不容易。

这也想到新约讲的「身体、肢体」,五个手指头长短不一。也听过人说,这长短不一的手指头是上帝极奇妙的创造,使我们能伸,能缩,能抓,能弹琴、打球、穿针引线,粗、细活儿都能做等等,所以这种不一样、不平等,其实可造成最好的合作。但当统合出了问题时,弹琴会谈走音,写字会写错,五个手指头不合时,就会产生各种麻烦。根据哥林多前书来看,我们是一个身体上不同的肢体,不要求什麽都一样,但求主让我们的不一样,是更好肢体上的配合,这真是需要神恩待我们。

先知亚希雅预言国必分裂

王上11:29,「一日,耶罗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罗人先知亚希雅在路上遇见他;亚希雅身上穿着一件新衣。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

「先知」这字最早出现在创世记20:7,神要亚伯拉罕为人祷告,神说他是先知。我们比较没有这印象,但他的确是先知;还有摩西也是,在申命记裡就有讲。「先知」的重点不在于他未卜先知,而在于他是神话语的出口,他讲出神的话。所以聚会所(或召会)的恢复本把「先知」翻成「申言者」(也不是他们最早这样用,先前就有)也很对,就是在述说神话语的人,比「未卜先知的算命先生」表达得更正确一些。但「申言者」一般人也不容易懂,因为这需要国学好一点。「先知」甚至主要不是在讲将来的事,而是在讲过去的事,在提醒人要回到摩西律法,就是神的话裡。

在摩西死后,管理以色列的主要是「长老」和「士师」,后来有国王,更早时就是「祭司」。简单的说大概分成两种权柄,一个是宗教的权柄,在祭司手裡,一个是行政权柄,在君王或士师手裡。在他们越来越离弃神时,还有「神人」,其实就是「先知」或「先见」。他主要不是讲「先、将来」而是讲「旧、要回到过去」,当然也有讲「先」,就是:你们若不悔改(或悔改),将来就会如何如何。撒母耳也是先见、神人,还有先知拿单、撒督,似乎在祭司或君王比较远离神(或权力比较大)时,神也兴起了应该还算是宗教的权力来责备、提醒君王。到后来大、小先知时,就更是不仅责备君王,也责备祭司这宗教体系。

现在就看到「先知」。后来阿摩司书有讲到假先知,为了赚钱的先知,列王纪裡也会看到这样的先知。后来的先知好像有神的特别能力,有些人就装成假先知。但先知刚兴起时,是比较另类、不循传统的,就有点像现有的神学院、体制似乎不是太理想时,怎麽办?我们就自己来。而这些先知有时就比较怪一点,因为不是在正统的路上(我不是要你们怪),像在旧约的以利亚,新约的施洗约翰,都怪怪的,都不像那些祭司,规规矩矩的。

这位「先知亚希雅」也是怪,他一定是受上帝差遣来跟耶罗波安说话:

王上11:30,「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

当然现在的衣服跟以前也不大一样,加上这个龙那个龙的,材质是越来越紧密,可能撕不开。你们大概没有这经验,我小时候穿的卡其制服,膝盖、手肘等处常常要补,还有窗帘也是,很容易破掉。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人衣服换得太快,以前穿十年、八年的,现在是穿十个月、八个月,甚至从来没有穿过,只有买过。

他的衣服怎麽一撕就撕开了,可能先知就是怪一点,有那种神力,也可能是衣服没有那麽紧密,而我觉得还有一个理由。是我的话,不要穿一件新衣服来撕坏它,穿件旧的,一方面好撕,一方面不可惜,他为什麽要穿一件新衣服?因为这是一件新事,国家原来是统一的,从来没有分裂过,现在要分裂了。以后的国家有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时候,以色列分了以后虽然没有再合过,但有两国比较有好的时候,像亚哈王时,南、北国有一点合。

另外,是不是神也在表示这件事真是很可惜,祂不希望这事发生。一个新造的人、新建的国、新兴的教会、新娘、新郎,怎麽就撕裂了?

我相信亚希雅是刻意去找耶罗波安的,因为「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要知道耶罗波安不是普通人,他是所罗门非常看重的,「先前所罗门建造米罗,修补他父亲大卫城的破口」,米罗和这些破口,通常是防御用的,耶罗波安恐怕是工兵署署长,他的建设是军队的工程,所以他是知道国防机密的,他又是所罗门在好大喜功的建设方面所倚重的人。在前面已经看到所罗门有很多敌人兴起,后面又看到民怨也不少。当一个聪明的z /-府因为执政不当,而造成民怨、内忧外患时,如果不改,不减少民怨,减轻窑役的话,这z /-府就会变得越来越独裁,同时会越来越用T w。

明朝、秦始皇都是这样,像我们中国的「保甲法」,实在很恐怖,那应该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有,每五家组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有一家出问题,其他通通连带有责,是「连坐」。
我不是在编故事,就看到所罗门的情治人员也无所不在。所以这裡讲「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没有别人,看40节,「所罗门因此想要杀耶罗波安」。所罗门怎麽知道的?他们两个会去向所罗门报告说要分裂你的国家?不可能,哪裡敢讲?以耶罗波安的聪明,应该也不会跟别人讲,以亚希雅的智慧,应该也不会跟别人讲,所以我们只能说他们两个的密会还是被人看到了。所罗门对他臣僕的一举一动非常清楚。这在后面也会看到,甚至对亚兰军队的动态瞭若指掌,不过那不是作间谍,而是上帝透露的。

这一幕可以去想:亚希雅是个先知,耶罗波安是个大官,他们是怎麽打招呼说话的?是不是亚希雅以先知的身份叫耶罗波安站住,说神有话吩咐,然后就开始他那戏剧的动作?
王上11:31,「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裡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

各位,这句话不要发生在你身上。上次说过,连非拉铁非那麽好的教会耶稣都说过:不要叫人夺去你的赏赐。

这当然又讨论到是不是「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救恩会不会失去」等等,我们的解释是:就神奥秘、我们看不到的那边而言,不会改变,但就我们看得到的这面而言,会有改变。

神那麽爱所罗门,所以给他、保守他,那麽谁还能夺走?耶和华保守,只有耶和华能夺走他所保守的。不要让这话发生在我们身上,让我们继续好好信靠主。

这是所罗门!神应许大卫的国是要到永远的(虽然是应验在耶稣身上,但字面上也是应验在所罗门身上),现在怎麽知道所罗门会因着他这麽大的富裕和蒙福,造成上帝这麽大的忿怒。

「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裡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也想想,为什麽不是六个支派,两人对分、平均,而就是两个支派?前面说过,这两个,一般讲就是犹大和西缅支派,但西缅支派非常弱,故也可以讲是犹大和利未支派(或便雅悯支派),利未支派虽然分散在全国,但后来多数回到南国去,因为耶罗波安拜偶像。

其实分成两个支派,另一个(西缅支派)只是陪衬作用,表示不是只有犹大家一枝独秀,党、国不分,是有些象徵性的。当然也是提醒我们,神对大卫,甚至雅各,不要忘记雅各在对他12个儿子的祝福裡有预言到犹大家将来有弥赛亚出来的祝福,所以其实就是犹大支派。然而虽然有这样的祝福,也因着所罗门的背道,他所有其他弟兄都跟他不合。这裡面可以讲到神的恩典,就是他孤军奋战,但还是神祝福的(像耶稣一样),也可以讲到惩罚,就是他所有亲人都跟他分开,因为他跟神分开。而神还怜悯他,让他继续存活。对耶罗波安来讲,有十个支派也是很大的祝福,但也是个提醒,就是神可以把这麽蒙福的一个国家分裂成两个。

我们也觉得奇怪,所罗门这麽笨?经历神的恩典,却又远离神,而耶罗波安跟所罗门可以是伯仲之间,不论是聪明或愚笨,都是伯仲之间,不相上下。他们都大有才能,都是蒙福的,都有神很严肃、正经的话跟他们讲,他们可以承受神给他们的权力,但他们也都背道,真是好遗憾。

王上11:32,「(我因僕人大卫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

这话应该跟十诫裡面说的一样:「如果你敬畏我,听我的话,我祝福你,自父及子,直到千代;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咒诅你,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意思就是:你会影响到别人。

我们基督教非常强调个人跟神的关係,胜过一切其他的,这也的确是。在以西结书有讨论过这三代的关係:父亲好,儿子不好,父亲不会荫庇到儿子;儿子很坏,不会影响到孙子。这是基本的,我们每个人不管出自什麽样的背景,甚至不管自己曾经怎麽样过,最重要是现在好好信靠神,不要讲「想当年如何、吃老本」,也不要讲「以后会如何、将来要全人奉献」,只讲现在,要有个持续不断的现在。

但是,我们也承认在神的管理之下,前人种树,后人可以乘凉;前人的功过,会影响到后人;你的作为也会影响到后人。甚至颠倒过来说也可以:后人的作为也会影响到你。

你说:「这怎麽可能?他都还没有生出来」。可以这样说:整个旧约的人,在那后人(也就是耶稣)还没有出生时,他们可以因着这些应许而受正面的影响。很多事还没有发生(包括主耶稣还没有再来),我们也可以因着经上的话说将来会有的灾难和祝福,影响到现在的生活态度。

所以我们其实是被前、后都影响的。而这也不是什麽神秘的事情,比方有经济学家预测明年的什麽会看好(也会因为过去的结果),那就影响到你的投资或作为,所以都有影响。

我们当然最看重的是现在,但承认属灵的,物质、身心的,甚至一般世界上的事,在神的掌管下都会互相有影响。祖父母、父母亲的作为会影响到子孙,这简直是常识,不需要多讲。而讲属灵的事情:神的确因为大卫,还怜悯了所罗门(大卫的子孙)。神在我们身上会作影响或被影响的工作,好的坏的都有,我们相信、信靠神就都好;也包括你为人的祷告、祝福,是有可能那人该灭亡了,但因着你的祈求祷告、作为,对他有些影响,就如同罗得的被拯救,有可能是亚伯拉罕六次的代求。我们会影响到别人,别人会影响到我们,好的坏的都有,但我们真希望这些影响不要叫我们放弃自己的责任,好比:「你为我祷告就好了;都是谁(亚当)害我的;我犯罪是身不由己,不是我的错;」这些都是歪理,想都不要去想。我们是敬畏神、信靠神的人,但知道会影响到别人。

所以是因着大卫的缘故,神「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而接着讲的,又很难想像,「我因僕人大卫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第一个,神是因着大卫,第二个,祂是因为耶路撒冷。这也是平常少见的,神因为耶路撒冷这个地方,神保守了大卫的国度,而且保守的时间比北国还要长。

但这不是我们要打破的观念?「耶稣说:…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1,23)不是地理位置的问题,拜神不是在某个地方。我的确看过过去很多宣教士(包括内地会)到中国时,不管是逃难或传福音,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是住在庙裡。你说:「庙裡可以成为一个敬拜上帝的地方?」当然可以,有时是破庙,偶像还在,他们借住在那裡,照样敬拜上帝、上圣经课程。我们非常清楚最重要的不是这些物质的东西,而是我们的心,但是,物质也是神所造,历史也是神所管,神固然是永恆的神,是灵,但这些物质上的东西也可以被神使用,甚至看重,所以我们不要轻看这些。

耶和华因为耶路撒冷!所以看到多少诗歌、历史文献讲到耶路撒冷的宝贵。我姊姊是很理性的人,当她第一次到中国大陆,踏上那地时,竟然掉下眼泪,觉得是回到了故乡;也看过教宗(或有些人)到一个地方,跪下来亲吻那土地,这些我不希望成为一个宗教仪式,我们不拜什麽土地公、土地,但也记得,土地也是上帝造的,也是上帝给亚伯拉罕的祝福、产业。

当这座城―耶路撒冷是耶和华所喜爱的僕人大卫预备,是他给了这麽多智慧的所罗门所造的,固然其中有异教徒的利巴嫩的香柏树,砍树、建造过程中也有些奴工的情形,我们还是说这裡面有神的恩典,神也看重。

我觉得历世历代很多教会(包括天主教、基督教)、神的僕人、基督教的组织,早就不知道败坏到什麽地步,但神真的是这样:「因着200、500年前我的僕人经过多少祷告奉献建造的这座堂,我还施恩给他们」。

所以我们对建筑、物质、今生不看重,但又看重。不看重是因为那会过去;看重是因为神在这上面有恩典。愿我们不是崇拜(甚至特别怀念)这些物质的东西,而是知道神会使用。

这也可以跟前面所罗门献殿时说的:如果有人被掳到异邦,不是向你祷告,而是向这殿祷告。这都不是要我们迷信,像回教徒带着指南针向着麦加祷告一般,我们相信我们是向神祷告,但一草一木也都是神的恩典,我们有纪念也不是坏事,求神帮助我们。

王上11:33,「因为他离弃我,敬拜西顿人的女神亚斯她录、摩押的神基抹,和亚扪人的神米勒公,没有遵从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他父亲大卫一样。」

这些话一开始就看过,所罗门也被神警告要「守我的律例典章,像你父亲大卫一样。」但天天耳提面命的事,就是会忘记,或者会天天身体力行而心不力行,像「小和尚念经」一样,每天都在做这些例行公事,参加晨祷、晚祷等等,像个被训练成的机器;这是有可能的。

我们也很难想像,所罗门在拜神的同时,可能这样做吗?今天一个非常差劲的基督徒都不会这样,早上去教堂敬拜,晚上去妈祖庙参拜。在梦中跟神说过话的所罗门会这样?

但我又觉得根本一点都不稀奇,「心就暗暗被引诱,口便亲手」(伯31:27)那种崇拜偶像的动作,在历世历代都有。各位也许看见在天主教、辅仁大学裡,那祖宗崇拜,或所谓的本色神学都很多,我觉得很多基督徒也不知不觉的走这条路,甚至我看很多神学家都会讲:「那些不信耶稣的人,没有听过耶稣的异教徒是不是会灭亡?我们不知道。」。而圣经上明明的讲,不信耶稣的一定灭亡,再不好听,再要花力气解释,我都不能让步,除祂以外,别无拯救。也听到像巴特(Karl Barth)这样的神学家(或受他影响的人)说,「一个人在虔诚的拜其他神时,就等于在拜真神。」这就是一种「普救论」,一点都不稀奇。人不一定是为了所谓的坏理由才拜偶像,(我们都觉得拜偶像是因为坏理由,如不敬畏神、无知、迷信),也可能因为所谓的好理由,如:「那些没听过福音的人若也灭亡,慈济那些那麽好的人耶和华也定他的罪,这好像不大公平。」,于是就要抢救上帝。很多人,很多神学家想要救神,觉得不要那麽愚蠢,就把圣经稍微曲解。你千万不要这样,你是需要被神救的,不要想去救神。

我还是在解释为什麽所罗门会拜耶和华,同时又拜这麽多的神。很多政客是逢庙就拜,逢教堂也进;如果他知道教堂的票数也不少时,也进教堂,不是真的信神。我觉得所罗门也有这可能,他要讨他那些老婆的喜欢,他是为了爱情,很伟大、很不错。但所有伟大的理由若不是在「除我以外不可有别神」之下,通通是溷蛋理由,都不伟大。

王上11:34,「但我不从他手裡将全国夺回;使他终身为君,是因我所拣选的僕人大卫谨守我的诫命律例。」

这话前面刚刚就讲过,为什麽又再讲?就是提醒我们这些读者,也是提醒耶罗波安,但耶罗波安完全没有听进去。就是你一定要信神、爱神、敬畏神,神是一切,其他的可以考虑,但要在敬畏神之下。比方爱情、孝顺父母、得到民心、建设、人q uan、环保等等,可以考虑,也应当做,这些都非常好,但我还是要说,如果不是放在敬畏神之下,这些东西通通不好。我不是说这些不好,也不是说不信主的人不能做这些事,不信主的人做这些事我们还是称讚的,只是基督徒,我希望你做这些事、一切的事是在敬畏神的情形下做的。如果你不是在敬畏神的情形下做,当然也有这些相对的好。把环境弄好一点,这有什麽不好?人q uan、平等、照顾贫穷人都非常好,但若没有把福音给他,不敬畏神的话,让他吃饱、喝足有什麽意思?不过很多人会说相反的话:「除了吃饱、喝足之外还有什麽意思?」,他们也不想天堂、永生,那我还有甚麽话讲?

王上11:35,「我必从他儿子的手裡将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你,」

这些都是重複的话,而重複的话更要看重,因为那表示,一个是重要,一个是你容易忘记,所以再重複提醒你。

王上11:36,「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使我僕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裡,在我面前长有灯光。」

这句话我们要想,因为这两个理由,神还给大卫的子孙继续作王,这有意思。 「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这可以说是西缅支派,但也可以用另一个说法来讲,就是犹大支派。因为犹大支派究竟不等于大卫家,这支派裡还有很多其他的宗族,不都是大卫家的。

又为什麽说,还留一个支派给「他的儿子」,而不讲给「所罗门」?我想这不只在讲所罗门,包括所罗门的子孙也是一样。也在提醒耶罗波安,圣殿、国家、耶路撒冷的存在都是要人去敬畏神,不去敬畏神,这一切就都是多馀和错误的。

「使我僕人大卫在我所选择立我名的耶路撒冷城裡,在我面前长有灯光」,神保守这家族能够继续下去,能够让耶路撒冷还是高举上帝的名。耶路撒冷是个古城,我们今天的人大概比较没有什麽历史感,到西湖、长城等这些古城,不会像那些国学好的人到了西湖,就谈起苏东坡在这裡如何如何;万里长城有多少的诗词描写,我们也都不知道,不是因为我们太土,是太现代,不知道这些古事。但有一次我在某个机场看到一幅耶路撒冷的画,看到就掉眼泪,因为想到圣经裡很多关于耶路撒冷的诗歌、事蹟。那城裡不知道有多少的血,一直到今天都是,看报纸新闻就知道。但耶路撒冷重要的其实还不是这些历史,重要的是这个城曾经象徵性的表示耶和华是住在这裡。

因此我也提醒各位,贵格会、合一堂,和任何一个教会,神住在那裡;我也提醒,你的身体也是神的殿,神住在那裡,不要轻看。这些都不是绝对的,因为神无所不在,不是住在一个地方,但人有限制,神就藉着这些有限制的方式,让有些地方、时间特别显出祂的荣耀。我们要看重的是自己是不是常常有那光。

表面上,神让这大卫的家族、国度继续下去,更重要的是这国度、家族、人,能不能让上帝的名继续下去。这字字句句都在提醒,表面上当然是在跟耶罗波安讲,也实在字字句句都在跟读者讲。不敢说是不是字字句句也在跟所罗门讲,因为应该是不能让所罗门听到这段话(亚希雅跟耶罗波安的对话)的,但之前有跟所罗门讲过。

王上11:37,「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裡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

「拣选」是神学上很重要的题目,通常神学家都喜欢强调那是神无条件的旨意,跟一般的拣选不一样。一般的拣选都是在被拣选的对象身上看到好的而拣选,但神对我们的拣选不是因为在被拣选者的身上,而就是祂的心意要这样做。祂不被别的影响,祂决定一切。

那麽,神拣选耶罗波安,耶罗波安是什麽?在皇族裡,就算是宰相,皇族的人(包括王子、公主)看你,也不过是个家奴。听说孔祥熙的女儿孔令侃,一次在南京,跟戴笠底下的一个人冲突了,说道:「我道是谁,原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T w而已」,使得那T w吓死了。你权力再大,碰上皇亲国戚也动不了。耶罗波安再大,不过是个家奴,「你算什麽,而我提拔你」。就跟大卫、扫罗、我们一样,是耶和华的提拔。

神说,「我必拣选你」。我们也没有看到耶罗波安有什麽好,他有世界的才能不错,但那不稀奇,很多人都有,非基督徒也有。我们没有看到耶罗波安对神有多大的敬畏,也没有看到他出身有什麽了不起,但神提拔他,「使你照心裡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

王本来就是可以照他心裡所愿的行,他是王,有权力。约拿达对大卫的儿子暗嫩说,「王的儿子啊,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撒下13:4)意思是说:「你还有什麽事情做不到的?」王本来就是照他一切所愿的做,但万王之王耶和华说:「使你照心裡一切所愿的」,我让你照你心裡所愿的去做。所以吃喝玩乐不一定是罪恶,所罗门不也是这样?你敬畏上帝,神让你照着你的心愿去做,先求神的国和义,神把这些都给你。但敬畏神多麽的重要,多麽是一切的前提。这裡的意思都表达出:耶罗波安,你可以照你的意思去做。

我觉得耶罗波安也跟前面那些所罗门的敌人一样,恐怕心中很苦毒,很忿怒,是个愤世嫉俗的青年,事事都不满。因为耶罗波安聪明,被所罗门这聪明的人管,可能很多事也不能施展,再加上所罗门晚年又坏又恶。如果是个白痴,被那些恶人管,大概不会生气,但若是个聪明人,可能会很火大、苦毒、忿怒,一天到晚想报复。耶罗波安又是寡妇母亲带大的,可能受到欺压。这种受到欺压的人,就像韩信一样,能够忍,但那忍并不是真的有爱心,而是有一天要报复。这些人都是有反意的,他能忍。所以耶罗波安心裡可能有很多心愿,甚至他可能在管理的时候,跟项羽、刘邦看到秦始皇一样,有「彼可取而代也,大丈夫当如是也,你是最聪明的王,而我并不输你」的心态。也有一点像押沙龙,押沙龙看到他父亲的不义(包括对他的女儿及以色列国民),耶罗波安可能也看到所罗门的不义(看到后面就知道)。但,那又怎麽样?你追求人q uan、公义,基础若不在敬畏上帝,甚至在偶像上的时候,所带来的是坏的结果。

所以这些话都是值得我们一想再想的,「使你照心裡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你敬畏神吧!你有这能力、聪明,但若不敬畏神,一切所作的就对自己和大家都有祸了。

(吕琪姐妹整理)

【作者简介】 康来昌是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1948年父母来台,1949年出生在台湾,在台北和平基督长老教会过了快乐的童年。毕业于师大附中与文化大学,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基督教伦理学博士。1990-1996年在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当任教务主任。从1996年起就在台北信友堂牧会。 




百度分享



奉献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乐,讲道,视频都是自行上传,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
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请弟兄姊妹们知悉。
支付宝扫码奉献 :




上一篇:约伯所受的试验到底是什么?       下一篇:试探耶稣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admin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网友评论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事工团契 ┊ 网站地图 ┊ 奉献捐助 ┊ 网站公告 ┊ 联系我们 ┊ 本站信仰

基督教华人网 2001 -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链接: 360安全网址导航 亿库教育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